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国祥律师的博客

网址:xuguoxianglawyer.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坚持江总书记提出的“以德治国”之政策,艰苦工作,努力维护法律和公理:为法官辩护是积德,遭打击是报应,为律师辩护是积德,为佛教代理是积德,为和谐,为中国第一起万人维权是积德,树律师代理之德。

网易考拉推荐

第十三章 政府责任政府负,企业权益不可侵  

2008-06-18 08:28: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三章  政府责任政府负,企业权益不可侵

    本章节点评:笔者从事法律服务工作十几年来,一开始就敢于动真碰硬,并帮助政府的国有企业打胜了不少官司。理顺法律关系,是本案胜诉的基础。——下列案全说明:笔者并不象滨海县政府前长官在1996年7月3日给司法部和法制报社所汇报的“徐国祥不讲理,专门与政府作对”等等措辞。由此,深知:“欲加其罪,何患无辞”之内函。

笔者刚刚从事法律服务工作不久,连续承办了若干在地方上有影响的案子。下列就是应当由政府承担的责任,一审却判决由公司承担,本人代理上诉后,二审撤销一审判决,再审时,解除了企业的责任。

滨海县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1990)经字第263号

原告:卢风高,男,40负,汉族,住滨海县临淮乡三洪村,现任该村委会副主任。

委托代理人:王习斌,滨海县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滨海县盐业公司港盐场。地址:滨海县临淮乡二洪。

代表人:徐克成,男,47岁,汉族,现任该盐场场长,住滨海县新港乡后洼村四组。

被告:滨海县盐业公司。地址:滨海县东坎镇越河路7号。

法定代表人:丁古芳,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沈玉琳,滨海县东坎镇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原告诉两被告承包合同赔偿纠纷一案,本院依法进行了公开审理现已审理终结,查明:

一九八八年二月四日原告同被告新港盐场签订一份废滩涂水面开挖虾塘合同,承包期为五年(一九八八年二月四日——一九九二年十二月三十日止),承包面积约为中十九亩,每年每亩上交纯利二十元,合同约定后,原告依约履行合同,交抵押金二百元,并按时上交承包款。一九八八年原告进行投资,但没有获益。原告于一九八九年春进行了土方开挖、涵洞建造、购买机械设备、船厂舶网具等,前后共投资三万八千五百一十元,仪固定资产就有三万四千四百一十元。整个对虾塘呈扇形。原告于一九八九年进生对虾养殖,并且当年得到了收益,一九九0年春,滨海县人民政府决定加固海堤,造成原告四十九亩对虾塘被毁,损失很大固定资产损失就达二万九千八百二十元。事情发生后,被告新港盐场于一九九0年四月十月十四日以单位名义向滨海县盐业公司等单位出了报告一份,报告中讲:合同签订后,卢风高同志积极履行合同,当即交责任押金二百元,投产后,按时上交承包金,合同履行后,即一九九0年三月份因海堤工程将卢风高同志开发的虾池毁掉,影响了今年的养殖生产,并造成四万元左右的开发损失(详见乙方开发表)。原告多次找被告新港盐场和滨海县盐业公司要求赔偿,被告新港盐场承认原告损失是事实但不负赔偿责任;被告滨海县盐业公司更是不管不问,同时声称修筑海堤是县政府决定,要赔偿找县政府,原告无奈,诉来我院。

同时查明:被告新港盐场原是新港乡人民政府开办的盐场,一九八八年滨海县人民政府第67号文件转发滨海县经济体改变《滨海县盐来体制改革方案》中指出:盐业公司以承包的形式,取得对各盐场的行业经营管理权,对人、财、物、产、供、销实行统一指挥。同时还规定原在各乡镇盐场范围内,原盐滩改为对虾池并已承包他人的,待合同期满后,应移交县盐业公司。新港盐场的场长是盐业公司行文任命的。

本院认为:原、被告双方利用废滩涂进行对虾养殖双方都得利益,所签合同权利义务平等属有效合同,挖虾池造海堤不是被告的本意,也不是被告故意违约,但给原告在经济上造成了很大的损失,被告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被告新港盐场应负赔偿责任;被告滨海县盐业公司作为新港盐场的主管单位应付赔偿连带责任。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经济合同法》第六条、第三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 被告滨海县盐业公司新港盐场应赔偿原告损失费二万二千三百五十元,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履行完毕。

二、 被告滨海县盐业公司负赔偿连带责任。

案件受理费八百九十四元,由被告滨海县盐业公司新港下边场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本判决书的第二天起十五日内向本院提交上诉状及副本三份,预交上诉费八百九十四元,上诉于江苏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陈广春

审判员:顾正武

代理审判员:吴雨仁

一九九0年十一月七日

书记员:辛爱农

 

  笔者代理上诉时,发现:应当承担责任的是地方政府,而不是盐业公司。故在代理词中作了详细的陈述。二审采纳了代理意见,发回重审后,滨海法院判决由新港乡人民政府承担赔偿责任,解除了滨海县盐业公司的责任。附代理词:

 

审判长、审判员:

贵院受理滨海县盐业公司不服滨海县人民法院(1990)经字第263号民事判决上诉一案,上诉人盐业公司委托滨海县东坎镇法律服务所代理诉讼,我所接受了委托,并指派我出庭代理。作为上诉人的诉讼代理人,我在查阅一审卷宗和调查了解有关案情后,又参加了刚才的法庭调查,掌握了本案案情。为有助于法庭澄清是非,理顺本案的法律关系,公正裁决本案,特提出代理意见如下:

一、  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法律关系没有理顺,判决失误码率,二审应予依法撤销。其主要理由是:

1、   被上诉人的所谓“对虾池承包合同”并不是与上诉人所订,也没有牵涉到公司的条款。因此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不存在合同法律关系。

2、   被上诉人与新港盐场1988年2月4日所订合同的标的物即对虾池,其所有权是新港乡人民政府的,至今也未移交给上诉人,因而与上诉人无关。

3、   被上诉人与新港盐场承包合同因违反国家有关规定而无效。相反,被上诉人应承担相应的违法责任。

 其理由是:

第一、      江苏省人民政府1987年10月14日发布〈盐政管理办法〉其第六第规定:“凡盐场堤内滩涂、水面和尚未利用的土地均由盐务部门统一管理”。此文是在原告与新港盐场签订合同之前公布施行,根据此条规定,新港盐场与被上诉人签定承包合同时,理应报请上诉人审批,而被上诉人未有上报批准,故此,该合同无效。

第二、      根据该条文第十条规定:“现在盐田不准随意废弃改产、建设需用盐田土地或其它盐用设施,必须向盐务管理部门申请,按规定办理审批手续”。而被上诉人将新港盐场250亩盐田改产对虾用,未经报批,触犯此条规定,应负责承担由此而导致的后果。

第三、      由于被上诉人所谓“承包合同”触犯该条规定,应按第二十八条规定处以没收其非法所得或处以罚款,并按〈盐政管理实施细则〉第八条规定,处以5000元罚款。

上述三点说明被上诉人所谓承包合同,是无效合同,并与上诉人毫无关系,扯不到上诉人身上。反之被上诉人应负违反〈盐政管理办法〉之责任。

4、   上诉人与新港盐场的关系,是业务监督管理关系,而不是一个整体型的领导与被领导关系,上诉人对新港盐场的行为不负连带责任,不适用《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六条。其依据有:

第一、      滨海县人民政府(1989)67号文件第三条规定:“赋予县盐业公司盐业生产管理和盐政管理职能。各乡(镇)盐场统一承包给县盐业公司,并与各乡镇人民政府签订承包合同”,此条说明:新港盐场的债权债务应由新港乡政府负责,而不是由上诉人负责。

第二、      该文件第四条规定:“承包后的各盐场职工身份不变,企业所有制性质不变,实行产销分帐和以分场为基础的三级核算。”此条说明,新港盐场经济独立核算,与上诉人无关。它的债权债务有自理能力,在无自理能力时,由新港乡政府负责。这是权属关系决定的。

第三、      该文第七条规定:县盐业公司与各乡镇人民政府对乡(镇)盐场的权属关系:发包方为盐场原主管乡(镇)人民政府承包方为县盐业公司。承包时间暂定五年。据此,作为承包方的上诉人对不属于自已并与自已无关的合同赔偿,无义务承担。

第四、      该文第八条规定:承包期间债务不变,资产所有权不变。此条更明确的证明,新港盐场在1989年67号文件发布实施之前与被上诉人所签的合同,与上诉人无关,上诉人无义务承担该合同的赔偿问题。

第五、      该文第二十一条规定,在各乡(镇)盐场范围内原盐滩改为对虾池并已承包他人的,待合同期满后,应移交县盐业公司,而被上诉人地该虾池的承包合同并未满期,也未移交给上诉人,因此,上诉人对该虾池的所谓损失,没有义务过问,根本就谈不到什么赔偿问题。

二、  关于对“虾池”损坏和打海堤的责任,与上诉人无关,是自然灾害和政府主权范围内的合法行为,属于法定的免责范畴。

1、   自然灾害:其一、89年9号台风掀起了大海潮,冲毁了临淮闸,二洪闸以东8000米的海堤,被上诉人的虾池也化为平地;其二、侵蚀性海岸:被上诉人“虾池”所在地,属于海岸侵蚀性地段,每年海水内移23米,89年已移至“虾池”使“虾池”无法生产。这是不可抗力!谁都不承担责任。

2、   政府行为:针对侵蚀性海岸和一年一度台风侵袭,为保护全县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县委、县政府于1990年2月,开始重建海堤每人集资20元,动用4万多民工,从2月至5月,历时4个月,才打起一道新海堤。而被上诉人的所谓“虾池”不说早已不存在了,民工打海堤时一律从堤内陆取土,新海堤内退200米,在被上诉人“虾池”以西,根本就没有动所谓“虾池”一块土!其“虾池”在海堤之外,与政府行为无关,与上诉人更无关。请问:被上诉人有何理由来纠缠上诉人?!

3、   紧急避险:县政府重建海堤,是为防治海水自然侵蚀,防治台风侵袭。鉴于89年9号台风的侵袭,给我县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县政府集全民之人力、物力、财力重建了大海堤,为全县人民带来了幸福。为说明该行为的正确性,举例如下:

当90年12号、15号两次强台风侵袭盐阜地区时,我县盐场被大雨损害、消化大盐公5000吨,比89年减少损失若干,充分展示了新海堤之防护功能;而射阳县有30000多吨大盐被雨水消化而流进大海,现不说你被上诉人的所谓“对虾池”早已于89年被9号台风带来的大雨,海潮荡为平地了,说算你存在,而被政府作出的这一无比正确的紧急避险措施所损害,也属于免责条款,最多由政府适当赔偿一些。

4、   被上诉人诉称:250亩虾池全部被上诉人新建的海堤毁掉无法继续生产,上诉人单方毁约使被上诉人承包无法继续并造成重大经济损失,应负责赔偿之词,纯属张冠李戴!不用解释即可知:上诉人既未与被上诉人订承包合同,又未挖被上诉人之虾池去打海堤,哪里存在什么单方毁约及赔偿之言词?!

5、   从被上诉人起诉时间,可以从侧面证明“对虾池”毁于何时及毁掉的真实原因,完全是在89年9号台风季节,被自然灾害所毁,其理由是:

被上诉人诉称:“1990年3月份到盐场准备着手第三年生产时,发现所承包的250亩对虾池全部………毁掉。”其漏洞有四处:

其一、被上诉人90年3月见虾池被毁,为什么当时不起诉?而拖到9月4日才起诉,当时起诉有利现场勘查,而拖了几个月,使现场均无法勘查,原因何在?

其二、89年9号台风仍是去年夏季之事,大海堤全线崩溃,而被上诉人你用什么办法保住了你离原大海堤只有几十米的250亩对虾池的?请问:有无可能性?!

其三、县政府2月份动员4万多人马重建大海堤,你怎么不知道?从2月份到5月份,指挥部住在海堤处,你也未去反映。

其四、被子上诉人3月份在现场,为什么不用书面形式要求有关部门给予经济赔偿?

上述四点说明:被上诉人理亏舌头短,其虾池毁在民工打海堤之前,无法告状,乘民工打海堤取土之机遇,采用渔目混珠之术,企图混水摸鱼,剩机向法院起诉,来欺骗法庭,以之达到个人不可告人的目的,终于欺骗了一审法院。

三、  关于经济赔偿由谁出钱,由谁收益的问题,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出钱,由上诉人收益。其理由:

1、  被上诉人负有主要责任:

(1)      根据《盐政管理办法》第二十八条、《实施细则》第八条规定,对未经批准而擅自将盐田改为对虾池的责任人,即被上诉人应处以5000元罚款;

(2)      根据《民法通则》第106条之规定,被上诉人应赔偿上诉人250亩盐田轱年的经济损失,每年产

600吨,3年计:600吨*3年*287。49/吨=517482元。

上述事实清楚,法律法规齐全,因此,被上诉人应承担违法责任,接受法律制裁,支付罚款5000元,承担将盐田改产对虾的经济损失517482元。

另处:关于新港盐场和滨海县人民政府的行为,不属于上诉人范围,在此不作叙述。

综上所述,被上诉人与新港盐场所订立《对虾养殖合同书》违反江苏省《盐政管理办法》之规定,是无效合同,对新港盐场没有约束力,对上诉人滨海县盐业公司更没有约束力。加之与上诉人没有任何关系,既无权利,那也就没有义务。故此,被上诉人应撤回对上诉人之诉。相反,被上诉人与新港盐场所订合同,因违反《盐政管理办法》之规定,对因该合同而带来的后果,应由被上诉人承担,被上诉人必须接受法律制裁!

本人认为:

一审判决上诉人负连带责任的条款应予撤销;被上诉人应撤回对上诉人之诉,或由法庭驳回被上诉人之诉;被上诉人应按《下边政管理办法》第二十八条、《实施细则》第八条承担5000元罚款,经法庭交上诉人。

审判长、审判员:

以上代理意见,请二审法院考虑为感!

此致

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

滨海县盐业公司法律顾问代理人:徐国祥

一九九一年三月二十二日

 

江苏省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司裁定书

(1991)经上字第23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滨海县盐业公司新港盐场(下称新港盐场)。

代表人:徐克成,新港盐场场长

上诉人(原审被告)滨海县盐业公司(下称盐业公司)。

法定代表人:丁古芳,盐业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徐国祥,滨海县东坎镇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卢风高,男,41岁,汉族,滨海县临淮乡三洪村村民委员会副主任。

上诉人新港盐场、盐业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卢风高承包合同赔偿纠纷一案,不服滨海县人民法院(1990)经字26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

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院认为:原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53条第1款第3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一、  撤销滨海县人民法院(1990)经字第263号民事判决书。

二、  发回滨海县人民法院重审。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陈稳山

代理审判员:王海坪

一九九一年七月八日

注:本案经发回重审后,原告撤诉。本案与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1990)经初字第27号民事判决书一样,由新港人民政府承担赔偿责任。盐业公司没有任何责任。是谁的责任谁负,企业不能没有合法保护。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