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国祥律师的博客

网址:xuguoxianglawyer.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坚持江总书记提出的“以德治国”之政策,艰苦工作,努力维护法律和公理:为法官辩护是积德,遭打击是报应,为律师辩护是积德,为佛教代理是积德,为和谐,为中国第一起万人维权是积德,树律师代理之德。

网易考拉推荐

第二十八章 小案惊动九重天,大手平息万民怨  

2008-06-18 08:53: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十八章 小案惊动九重天,大手平息万民怨

本章节点评:笔者自己的非法拆迁案,经过七年数十次上访和申诉,并经全国人大常委杨紫煜教授等代表向最高法院反映,不断引起上层重视,终于在法律上取得最后定论:滨海县政府强制拆迁笔者房屋的行政行为违法。滨海县委、政府新的领导认识此事后,与笔者和解,在人民心中,重树了滨海县委、政府在人民心目中的形象——

光阴似剑,日月如梭,1000多个日日夜夜飞快过去了。帮助别人不断的打胜官司,滨海非法拆迁案,经笔者的不断申诉,也不断的引起了上层的重视,经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再审后,江苏省高法有了结果:

特大喜报: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行政裁定书

                 (1999)苏行监字第68号

    原审上诉人徐国祥与被上诉人滨海县建设局不服城市规划管理处理一案,江苏省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于1996年7月11日作出(1996)盐行终字第39号行政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当事人徐国祥现向本院提出申诉。

本院经复查认为,原判决审理对象错误,违反法定程序。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裁定如下:

一、       本案由本院进行提审。

二、  再审期间中止原判决的执行。

 

院长:李佩佑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公章)

书记员:耿宝建

一九九九年五月五日(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公章)”

 

老百姓与地方政府之争,是不是封建年代的“愚民”与“知识”官府之争?答案是:否。

   有时笔者也在想:但凡人世间有法院的地方,都应当有“包青天”;但是,一级管一级的行政管理格局,也不能破坏。在从事律师工作十多年的时间里,徐国祥律师遇见的此类事件是不少。那么,如果没有北京大“包青天”,南京、盐城、滨海三级的小“包青天”何法推翻其自已法院作出的冤假错案?!

在当今,上百万元、千万元、亿万元的案件多的是,几间房屋价目几何?值得最高人民法院大法官来审理么?

是的,如果是普通的经济案件,不可能到这一重天来审理。正因为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一个律师告“官”、告地方政府,在反腐败工作进展迟缓的状况下,做到这一步,确实是一件十分艰苦的事了。可以说:小案惊动九重天,只有依赖法律权威的“大手”来平息万民心中的怨。——这是挽救笔者及全家人精神崩溃的救命食粮。

    早在1998年12月16日,最高法院电话知会徐国祥:你的申诉问题,最高法院已经办完,转给江苏省高法处理。本人一直在不断地与江苏省高院联系,没有得到任何信息。也就是99年5月5日当天,徐国祥在北京最高法院传达室前,打电话再度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行政庭长李克军了解,有没有收到北京最高法院转往江苏省高院的材料时,李讲:没有接到北京发来的任何文件。

    寻求真理和争取支持,本人不断向有关受理法院和法官发书面意见。此附给江苏省高法行政庭的文书一份,供借鉴。

行政申诉案

关于滨海县人民法院(1996)行初字第3号行政判决书

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1996)盐行终字第39号行政判决书

必须撤销的法律意见书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根据贵院(1999)年苏行监字第68号裁定书决定,直接提审申诉人徐国祥原于1995年12月18日,在滨海县人民法院因不服滨海县建设局1995年12月15日《财苑宾馆扩建拆迁公告(决定)》,并具该公告内容所体现的滨海县政府决定精神,以滨海县政府为被告、建设局为第三人提起行政诉讼一案。申诉人认为:该两份判决书所判决的内容,不是原告人诉状所诉的请求,真叫驴唇不对马嘴。同时,一审法院在滨海县政府的行政干预下,公然违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和最高人民法院(1991)19号文件:《关于贯彻执行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57条、84条规定等,必须撤销。理由如下:

一、  原告告的是“不服拆迁决定”

95年12月18日诉状:

其一、所列被告主体:滨海县政府;建设局是第三人。

其二、诉讼请求:1是依法撤销被告[1995]第53号“关于拆除财苑宾馆扩建工程规划范围内的房屋及附属设施”的决定(滨海政府滥用职权、打击报复原告刘必荣和代理律师的非法行政行为);2是判令被告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及原告的诉讼经济损失。有行政庭法官签收凭据为证。

没有告所谓“滨海县建设局(1996)05号拆迁安置裁决书”!当时也没有这一裁决书。这裁决书注的是96年5月25号日期。在原告起诉后六个多月才作出,与原告所诉讼的请求无关。

96年6月13日开庭时,原告代理人讲的很清楚:原告没有诉滨海县建设局1996年第05号拆迁安置裁决书”!法庭记录在案。法院也没有原告变更诉讼请求的诉状。凭什么判决维持“第05号拆迁安置裁决书”?

二、  被告认可的是“不服拆迁决定”

1996年3月20日,被告答辩状上写的很清楚:“因原告徐国祥诉答辩人不服拆迁决定一案,本局作如下答辩”。

三、  法院判决的是:维持“第05号拆迁安置裁决书”——所判非所诉——荒唐!

四、  盐城市中院胡乱判决维持——可悲。

上诉人徐国祥上诉状阐明:1撤销滨行初字第3号判决。2撤销滨海县建设局财苑宾馆扩建非法拆迁上诉人房屋之决定。           3判令被上诉人承担本案一审、二审的全部诉讼费用。

    被上诉人政府方于96年7月8日,在答辩状上也注明:“因不服房屋拆迁决定一案,滨海县人民法院已依法作出(1996)滨行初字第3号行政判决”。

五、  江苏省高院复查:驳回申诉,维持原判。

1996年9月5日,因中华全国律师协会朱洪超副会长亲临南京调查协商徐国祥房屋遭滨海政府强制拆迁、全部家产被抢、没有生存的基本条件,商讨解决方案,后因被告阳奉阴违没有成功,徐国祥向江苏省高法申诉,状上阐明:3申诉人诉状告的是“不服非法拆迁决定而一审竟文不对题的下判为维持滨海县建设局行政裁决书,合什么法?合什么理?二审该不该维持这错误判决?为什么又维持???”

97年1月30日通知:“滨海县人民政府从县城整体规划需要出发,扩建财苑宾馆,对扩建用地需要拆迁的居民住宅,依法进行拆迁安置”——根据国务院《拆迁管理条例》《解释》和最高法院相关规定,安置是给现房屋,徐国祥至今无家可归,安置房在哪里?

六、  滨海府院相互勾结将编造的谎言强加于原告。

徐国祥诉:滨海建设局根本没有依法将所谓“第05号拆迁安置裁决书”送达给徐国祥或者家人!在二审开庭时,已经核对清楚:该“裁决书”没有当面、邮递、公告、委托、留置送达的任何证据!原告当时是律师事务所副主任,有单位;爱人在建设局系统工作,有单位;房屋有门牌号——被告为什么不依法送达?用心何在?

被告答辩状注明:“答辩人从未给原告送达过裁决书”。

滨海法院:一审在判决书中竟胡说:96年5月25日被告滨海县建设局行政裁决书送达给原告徐国祥。滨海真是有权人说了算,不要法律程序和规定!

七、案外话:“裁决书”作出时间到底是哪一天?

滨海法院在判决书上注明:“一九九六年五月二十二日,被告作出第05号裁决书”;

盐城市中级法院在判决书中注明:“1996年5月25日建设局作出滨建字第05号行政裁决书”。——如以权威大的算,盐城市法院注明的5月25日是对的;如按一审路近人熟记忆好的算,滨海法院注明的5月22日是对的。如一、二审法院对这一事实都没有弄清,还有什么资格胡说该裁决书依法送达给徐国祥了?!官府与法院勾结=百姓好欺?

七、  本案是行政机关与一审法院串通在一起制造的行政诉讼大冤案,案中有案,案外有案,只要中国共产党存在、中国法院存在、中国有法律存在和中国律师存在,本人将根据不同情况分别追究,不在此多说,只是声明一下,保留相关权利。

八、  滨海法院违反法律规定之处(“中止审理裁定书”违反了规定之外)程序举例如下:最高法院第57条:在诉讼过程中,行政机关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人民法院不予执行。在必要时,人民法院可以采取财产保全措施。第84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具体行政行为在法定期限内不提起诉讼又不履行,法律、法规规定应当由行政机关依法强制执行的,行政机关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人民法院不予执行。

    滨海县法院在诉讼期间、开庭前一天(传票定于96年6月13日上午8时开庭,却在6月12日上午8时,采取突然袭击手段,毁灭了诉讼保护的对象!),由法院刘训策院长带队伙同滨海县长一起劫民财、毁灭行政诉讼要实现的合法财产不受行政机关侵害的民房——导致行政诉讼失去意义。

九、  报复性“拆迁决定”出笼的根源:徐国祥代理刘必荣申请建房执照行政诉讼打败了滨海县政府。

申诉人在以前所发的申诉材料中,提出滨海县政府、建设局因无理拒绝为刘必荣发建房执照事,于1994年以县政府为被告提起行政诉讼,历时两年,一审滨海法院判决刘必荣败诉,二审盐城市中院判决滨海政府败诉的时间是:1995年8月。为了打击刘必荣和代理律师徐国祥,政府文件证明于政府败诉后的当月,即8月开始启动报复计划,以小旅馆要扩建名义,将刘必荣现有房屋和紧邻徐国祥的房屋列入财苑宾馆扩建拆迁范围!

这一赤赤裸裸的打击报复行为,完全是行政机关滥用职权行为,依法必须撤销。结果相反,此后,县府指示滨海司法局先撤销徐国祥盐城民众所专职副主任、抢了徐国祥律师执照、养老金保险、医疗保险三证,剥夺了律师工作、生活的基本权利,并报复徐国祥爱人等缺德行为,造成徐国祥全家人房地产、经济、名誉、精神严重损害,面对这惨无人道的行政官吏假借政府名义实施的一连串侵权行为,无人不愤慨。

  本人幸运的是,赶上了国家主席江泽民为首的中国共产党实施“依法治国”的方针,本在绝望之时,认为:盐阜无日月,两京有青天。终于盼来了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明镜高悬,严格依据“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的原则办案,使本人只因代理行政诉讼导致代理律师家财被抢、房屋被毁、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直至背井离乡进京上访历时已近四年,才有重见光明的今天!只因为本人是一名中国律师,相信中国法律,更相信法院定会依法裁判!

    以上所述,均有相关书证、物证、文证等为凭。特此发表上列意见,供合议时参考。

此致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申诉人:徐国祥律师

1999年10月10日

 

     有幸的是:在六朝古都金陵,出现了明白人:清官史笔以及在裁定书上没有名字的合议审理人员。

    1999年11月29日,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史先生在南京宣布了“徐国祥行政拆迁案中止原判决的执行,由省高院直接提审”的裁定书。

 

1999年12月15日,江苏省高法又宣布了“原判决书审理对象错误,违反法定程序。撤销盐城市中院和滨海县法院两级判决书,发回滨海县人民法院重审。”的行政裁定书。

 

附: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行政裁定书全文:

“(1999)苏行再终字第4号

原审上诉人徐国祥,男,42岁,北京市天星律师事务所律师,住北京市海淀区大慧寺19号院10号楼424室。

原审被上诉人滨海县建设局。

法定代表人单体华,该局局长。

原审上诉人徐国祥与原审被上诉人滨海县建设局不服城市规划管理处理一案,江苏省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于1996年7月31日作出(1996)盐行终字第39号行政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本院于1999年11月29日作出(1999)苏行监字第68号行政裁定,对本案进行提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滨海县人民政府从县城整体规划需要出发,扩建财苑宾馆,被上诉人滨海县建设局依法作出的行政裁决符合有关法律和政策规定,滨海县人民法院判决维持并无不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驳回徐国祥的上诉,维持一审判决。原审上诉人徐国祥诉称:我所诉的是不服滨海县建设局违法拆迁公告,而原审法院审查的是滨海县建设局1996年5月22日作出的滨建字(1996)第05号行政裁决书,该裁决书的主要内容是拆迁安置补偿。法院审查的具体行政行为,不是被诉的具体行政行为。

经再审查明:1995年12月15日,原审被上诉人滨海县建设局对居住在滨海县财校巷8—1号的原审上诉人徐国祥户张贴了房屋拆迁公告,滨海县地产开发公司同时下发了房屋拆迁通知书。徐国祥对滨海县建成设局房屋拆迁公告不服,于1995年12月18日向滨海县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1996年4月3日,滨海县人民法院以“被告仅仅张贴房屋拆迁公告,具体行政行为还未实施完毕”为由,裁定中止本案审理。1996年5月22日,滨海县建设局对徐国祥房屋拆迁补偿安置作出了滨建字第05号行政裁决书。滨海县人民法院恢复本案审理,并于1996年6月14日用出一审判决,维持滨海县建设局滨建字(1996)第05号行政裁决书。徐国祥不服,以一审起诉的同样理由,向江苏省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江苏省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于1996年7月31日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判决。

本院认为:(1)、原审被上诉人滨海县建设局1995年12月15日作出的“房屋拆迁公告”,涉及原审上诉人徐国祥的财产权,是可诉的具体行政行为。一审法院以“被告仅仅张贴房屋拆迁公告,具体行政行为还未实施完毕”为由,裁定中止审理不当。(2)本案原审被上诉人滨海县建设局对原审上诉人徐国祥作出的“房屋拆迁公告”与“行政裁决”,是两个既有一定联系,但又相互独立的具体行政行为。原审上诉人徐国祥提交的起诉状,上诉状,滨海县人民法院一审庭审笔录均表明,原审上诉人徐国祥的诉请是要求撤销滨海县建设局1995年12月15日作出的“房屋拆迁公告”,而不是不服其1996年5月22日作出的滨建字(1996)第05号行政裁决。原一、二审法院对原审上诉人徐国祥所诉的“房屋拆迁公告”这一具体行政行为的合法性没有审查和作出判决,审理和判决的具体行政行为不是被诉的具体行政行为,违反法律规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三)项目的规定,裁定如下:

一、  撤销江苏省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1996)盐行终字第39号行政判决和滨海县人民法院(1996)滨行初字第3号行政判决;

二、  本案发回滨海县人民法院重审。

审判长 史笔

审判员 齐鸣 倪志凤

 书记员 耿宝建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七日(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公章)

  笔者经过数年的艰辛,得到了官司的转折;此后,又经过三年的奋斗,终于在上文所述的2001年5月11日,与新县委、政府领导达成拆迁赔偿的前述之君子协议,了结了历时七年之久的行政诉讼案。

 

第二十九章 投资无报起纷争,中院一审错三年

  评论这张
 
阅读(2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