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国祥律师的博客

网址:xuguoxianglawyer.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坚持江总书记提出的“以德治国”之政策,艰苦工作,努力维护法律和公理:为法官辩护是积德,遭打击是报应,为律师辩护是积德,为佛教代理是积德,为和谐,为中国第一起万人维权是积德,树律师代理之德。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三十四章 一波九折官儿败,自下而上笪氏喜  

2008-06-18 09:04: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十四章 一波九折官儿败,自下而上笪氏喜

    本章节点评:一起非法拆迁案,经十多次审理,终于由笔者和王龙祥律师纠正过来。究其因:一句话,行政行为违法。但二级法院为何多次审理不能公正判决?令人担忧。若非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将此案发回重审,不也是一冤到底?

镇江丹阳笪武进,是一个残迹职工通过近二十年的艰苦奋斗,成为百万富翁的人只因一起拆迁,导致其破产。因地方政府非法拆迁,当地律师担任政府的法律顾问,无法代理,特请笔者代理。因不知笔者调进北京,仍到盐城滨海,四次才见笔者,心情可想而知。经十数次诉讼,最终取胜了。现将实况简介如下:

基本事实: 笪武进535、4平方米(判决认定合法登记484、33平方米)房地产原址:丹阳市云阳镇小定船村55号。笪武进房地产性质:门面房。证据是丹凤南路29号(即小定船55号)丹阳市地产管理所1999年8月13日书面证明及相关事实依据。此房地产是笪武进与笪正芳、宋雅英、宋六花、笪旭芳、丁映红等家庭人员分家立户后的共有财产,正彑拆迁也应当将所有产权人列为拆迁安置对象。庭审时,律师意见是:

律 师 意 见 书

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

    笪武进诉丹阳市人民政府、建委“拆迁纠纷”上诉二案,依法委托北京市天星律师事务所徐国祥、王龙祥两位律师代理诉讼。自9月29日开庭,今天第二次庭审质证并查对相关资料,二案实为一个案性,是拆迁引起的一系列行政行为,法庭宣布合并审理是正确的。对丹阳市人民政府(1999)第1号限期拆迁决定书“行政答辩状”应当一并提出代理意见,供审议参考:

    行政行为程序违法无效。

1、      违法划拔土地的文件无效。

    政府依法行政行为,才具有法律效力;违法行政行为不具有法律效力。98年12月28日国土局发受让与划拔方式给丹阳市建达房地产开发公司3、711亩土地。这一行政行为没有法律依据 ——[丹土出1998年第12号:0、952亩;丹土拔1998年第15号:2、759亩]。此文件明显违反了国家划拔土地的法律规定。

   丹阳市建委和国土局为开发商划拔土地与法无据(1998年12月28日:国土局发98年第15号文件,将2、759亩“国有土地”无偿划拔给开发商建达公司)。显然有政府官员与开发商相互勾结损害国家和居民合法权益、具有以权谋私的嫌疑。

值得一说的是:少报批多占用(俗话说:让你洗脚结果你洗澡了!)。实际用地为5、64亩!

2、      滥用职权行为无效。

    行政行为“朝令夕改”属于滥用职权;根据98年9月17日丹阳市旧城改造拆迁指挥部发“关于丹凤南路小定船改造房屋拆迁安置公告”规定的拆迁范围、领导批准和申请拆迁范围中都没有笪武进所具有的小定船55号(丹阳市建达房地产开发公司于98年4月1日,向规划处报的申请报告是49-53号)。

3、      此后,在诉讼过程中,为了打击原告人笪武进,同时给开发商带来更大利益,丹阳市建委于99年11月4日发丹建(99)第1号公告:滥用职权将原批准的3、711亩拆迁面积变为5、64亩!显然更加无效。

4、      在非法拆迁决定下所发的“房屋拆迁许可证”无效;加之时间超前无效。

其一、丹阳市建委于1998年9月15日签发拆迁许可证;此时尚没有依法办理拆迁地段的土地使用权手续。没有发拆迁公告(98年9月17日丹阳市旧城改造拆迁指挥部发“关于丹凤南路小定船改造房屋拆迁安置公告”)。

其二、此项拆迁行政行为的基础必须是合法用地。而被上诉人的批准用地手续和动机,都是违法的。在违法基础上所发的拆迁许可证更没有法律效力。在诉讼过程中,被上诉人利用手中的权力和公章,补办的“拆迁许可证”等手续,当然无效。——政府机关对不利于自己的“申请报告”“公告”在答辩状上,都加以否决,认为是无效的——只有对人民不利的东西才承认。这哪是依法行政行为?

其三、丹字第1号限期拆迁决定书所赖以存在的前提:建委第10号裁决书。第10号裁决书已经丹阳法院(2000)丹行重字第1号判决撤销——“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显而易见,丹字第1号限期拆迁决定书自动失去法律效力了。

其四、关于强制拆迁效力问题:强制拆迁的依据是两个:一是被撤销的建委第10号裁决书;二是丹阳市政府第1号限期拆迁决定书。前提已经撤销了,后者已经失效了,这强制拆迁行为,当然违法了!

三、法院裁判文书认定事实问题

1、     关于对丹阳市建委丹拆裁字1999年第2号房屋拆迁裁决书之诉的判决。丹阳市人民法院(1999)行初字第6号行政判决书认定:“经审理查明:被告于1999年3月12日作出的丹建拆裁字(1999)第2号房屋拆迁裁决书,对原告被拆迁房屋的性质,即住宅房与非住宅房各为多少没有分开来,因而造成补偿安置不明确。被告于1999年4月4日自行撤销上述裁决书。”“判决如下:确认丹阳市建委丹拆裁字1999年第2号房屋拆迁裁决书违法。”——1999年4月27日。——原、被告都没有上诉。

2、     关于对丹拆裁字1999年第10号房屋拆迁裁决之诉的判决。本案同一事实经法院判决后,被告却又发出第10号裁决:认为原告的房地产没有非住宅房。同一法院发(1999)行初字第20号行政判决书,认定:此裁定合法(1999年12月10日)。——令人啼笑皆非。

3、     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2000)镇行终字第7号行政判决书:“本院认为:上诉人笪武进、笪正芳居住使用的丹阳市云阳镇小定船55号房屋,是否在拆迁范围之内,上诉人笪正芳作为丹阳市云阳镇小定船55号的房屋使用人,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且参加开庭审理后,原审裁定驳回其起诉不当。”“判决如下:一、撤销(1999)丹行初字第20号行政判决和丹法行初字第20号裁定;二、发回丹阳市人民法院重审。”——2000年3月28日。

4、     (2000)丹行重字第1号:“经审理查明:丹阳市云阳镇小定船55号(即丹凤南路29号),原告笪武进私有楼房、付房、外楼梯计建筑面积为535、4平方米。”“1989年笪正芳领取个体营业执照,经营小百货、糖烟酒”“1995年5月25日宋雅英(笪武进妻)领取凤鸣饭店营业执照。”“1996年11月20日笪正芳领取凤鸣建筑机械经营部营业执照”。——以上事实证明:笪武进的房地产为营业用房性质。

法官认为:“本院认为,认定拆迁范围的依据应当是经拆迁主管部门批准的《房屋拆迁许可证》。拆迁公告中未列55号,拆迁户调查表中将笪武进地址写为51号。当证据间不一致时,应全面加以认证。所以,丹凤南路小定船55号属于拆迁范围;利用部分房屋作为合法经营场所,但从未办理过房屋用途变更手续”“原告长子笪正芳才到税务机关补办部分面积、部分期间的房产税。”——此话看起来冠冕堂皇,实质上没有一点道理。——拆迁应当以合法的规划和合法的土地批准文件为依据,两者缺一不可。认定合法有效证据,必须在一审开庭时当庭出示为准,否则一律无效。第二次开庭所出示的对原告不利的证据无效。

政府掌握权力和公章,需要补什么证据,一夜之间可以补办上百份。但是:最高人民法院规定:被告必须在一审开庭时出示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有效证据,否则无效。——本案被告在三次审判裁判文书下达后,第四审开始时才出示《拆迁许可证》,这一小把戏能骗得了谁?!

可悲的是:一审法官重审下了个不伦不类的判决:既认定拆迁文件合法,又判决“撤销被告丹阳市建设委员会丹拆裁字第(1999)10号拆迁裁决书。本案受理费一百元及原审上诉费一百元,由被告负担。”——没有要求被告重新作出裁决。此案从此没有了拆迁补偿安置的依据了。只能恢复原状!

试问:如何恢复原告房地产原状???

四、关于“55号”“51号”的说明:被告在门牌号上大做文章,意在以假乱真。

51号是周天宝家的住宅,不是笪武进家的房地产。有周天宝证词为凭。

五、上诉要求:恢复原告笪武进、笪正芳原房地产原状,并由被告赔偿原告由此而导致的一切经济损失。

六、笪武进房屋中用于经营的门面房性质有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建设环境保护部1986年8月7日城住字第376号文件:关于转发《广州市铺面房屋管理暂行规定》的通知第二条规定:“铺面房屋是指市区、城镇马路、公路两旁可供营业(生产)的公房和私房。”

并附:

    丹阳市(1999)经内字第726号公证书和相关法规

1、公证书注明:《私有营业用房拆迁协议书》;(注:此书的低补偿笪武进是不愿意的,随着拆迁裁决书被撤销,此协议也无效了。)

2、《江苏省城市被拆迁非住宅房屋性质界定办法》[苏建房1997年428号]第五条:被拆迁的房屋同时具备下列条件或第六条时应认定为非住宅房屋:(一)实际作为非住宅使用;(二)房屋使用人具有合法的工商营业执照或其他法人执照;第六条:(一)房屋所有权人依法缴纳非住宅用房房产税、土地使用税;(二)房屋所有权人自己经营且以经营收入为主要生活来源;(1997年10月1日起施行)

3、《丹阳市房屋拆迁管理办法》(1997)166号[本文件的法律效力且不论]:第十六条“非住宅房拆迁:(1)以自有合法的私房作经营的店面;(2)持有营业执照;(3)具有本市正式城市户口;(4)以个体经营为生的。”

第十七条(二)款:“凡是在拆迁拓宽道路后将原住宅房改为店面房的,一律作住宅处理”——本案原告笪武进的房屋是在拆迁前就是经营用房了,不能作为住宅处理。

    六、关于1999年10月14日,笪武进与被告方的所谓拆迁人达成的“协议”,不是出于自愿,没有法律效力;同时,随着2000年7月13日丹阳法院重审撤销了被告的拆迁补偿安置裁决书,原告与被告所达成的“协议”自动作废。

七、关于笪武进家财产被强行拉走(48车),必须无条件返还;如有损坏应当按价赔偿。因拆迁的前置条件不合法,在诉讼过程中,被告利用职权,调动若干人员,将笪武进家财产和经营物资等全部抢去,这是典型的民事侵权行为。被告必须承担返还和损坏赔偿的法律后果。现在的社会,不是无法无天的年代,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中国,江泽民总书记一贯要求依法治国,为何还出现此怪事?涉及此案的人员中,有没有经济利益利害关系?

建议法院向有关机关提司法建议,对故意违反法律法规的人员,进行查处。

面对丹凤南路97户代表的联名签字书,要求行政机关“还我围墙、还我安全、还我回家的路”——丹阳市人民政府的人民父母官,有何感慨?!

八、代理律师认为:本案是一起非法批准用地、非法拆迁的侵权案件,被告必须负责全部民事赔偿责任。就地恢复原告房地产原状,赔偿原告由此而导致的一切经济损失。

被告用于此案的一切文件,是以“旧城改造”为借口而实施的经济开发,且是在与开发商相互勾结、损害国家土地收益利益和损害原告居民合法房地产权益基础上作出,采取少报批多占用的手法,因其出发点不正确,应当宣布其相关文件一律无效。

特别说明:今天开庭时,原告要求被告出示江苏省政府对此案所涉土地房地产开发的批准文件和被告将原告农村宅基地转为国有的文件时,被告讲:没有。——据此,被告拆迁原告房地产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

鉴于丹阳市法官在主管行政机关的怀包中,作出违心违法的裁判,代理律师表示理解和同情;但请求中级人民法院给予正本清源:一是依法撤销丹阳市政府第1号限期拆迁决定书;二是判决由丹阳市建委就地恢复笪武进等人原房地产原状;三是判决由建委赔偿笪武进等的相关经济损失。

法律是公正的,不能因为政府机关有权在手所作出的行政侵权就没有责任,法律应当对人民负责!请求还老百姓一个公道。

以上意见,请予以考虑为感!

专致

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

                徐国祥 王龙祥律师北京市天星律师事务所

2000年10月18日电话/传真:010-62181141

 

律 师 意 见 书

律师为保障本案的顺利审理和节约当事人的时间与经济开支,特将此案信息通报有关报社。北京《百姓信报》记者刘和平先生亲临丹阳调查并参加法庭审理后,作了誉论监督。全文如下:

“暗点暴光——是合法拆迁还是滥用职权”

“以前,江苏省丹阳市化工厂职工笪武进住在丹阳市郊区,一家10口人只有笪武进一人工作,80年代,因在工作中中毒,失去工作能力的笪武进回到家中,一家的生活更艰难了。多年中,靠笪武进妻子在路边开的一家小饭店,勉强维持着全家人的生活。这些年,丹阳市的建设扩展,笪武进家门前的乡间土路变成了柏油路,亮起了路灯,路面越来越宽,路旁越来越繁荣,不知不觉间,这条路已经成了丹阳市区一条繁华的街道——丹凤南路。城市发展了,笪武进家也不断变样,孩子们一个个长大成人,原有的三间房也扩建成了沿街楼房4间,平房4间,付房5间,共计面积535、4平方米的规模,生活一天好于一天。

1998年9月17日,笪武进家门前突然贴出了一张拆迁安置公告:丹阳市建达房地产开发公司经市政府批准,对丹凤南路小定船规划范围内所有建筑物及附属设施进行拆迁改造,建设综合性大楼。笪武进家成了拆迁对象。

笪武进家得到的拆迁安置补偿条件十分苛刻。他家现有房屋面积535、4平方米,被扣去非正式住房后减少为484、33平方米。笪武进这要求按《国务院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的规定,对他家现有三百多平方米门市房,按拆一还一的标准给予补偿。但拆迁人只同意按每平方米1500元给予补偿。想要门面房,就只能按开发公司在原地新建门市房的市场价,以每平方米5300元的价格买。同是这一拆一建,建达公司毫无风险地挣了大钱,靠门面房生存的笪武进家却断了后路。他不能接受这样的条件,他认为这样做即违反了《国务院城市房屋拆迁条例》的规定,也极不公平。

他们向丹阳市建委反映,丹阳市建委于1999年3月14日作出一份观点与建达公司一致的裁决书,笪武进家不服向法院起诉。经审理,这份裁决书被法院认定为违法,于4月27日判决撤销。同年9月3日,丹阳市建委又作出了第二份裁决书,这份裁决书又于2000年7月13日被法院判决撤销。就在丹阳市建委第二份裁决作出后,笪武进的大儿子笪正芳找到市建委主任,要求按国家规定进行补偿。但在一些问题上双方始终谈不笼。一来二去,笪正芳与建委主任争执起来,激动中弄翻了主任桌上的烟灰缸,主任大怒,打电话叫来了警察,笪正芳以妨碍公务处以行政拘留15天。

笪正芳的被拘留在笪武进心理上造成了极大的打击,使他依法讨公道的决心崩溃了。此时,建达公司的人拿着一份写好的拆迁协议找到了笪武进,协议进一步写明笪武进要交一百多万元,才能得到门市房。虽然这天文数字已经决定了笪武进却再也不敢与建达公司对抗了,无奈的在协议上签了字,结了这城下之盟。

笪武进一家的遭遇引起了许多旁观者的同情,在他们的指点下,笪武进一家聘请了北京市天星律师事务所徐国祥、王龙祥两位律师代理他们向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法院的审理暴出了更加惊人的情况:被批准给建达公司使用的土地还是未经依法征用的农村集体所有的土地,这种土地依法是不允许进行房地产开发的,更令人难以相信的是,盖房挣钱的建达公司竟是以划拔的方式无偿取得这块土地使用权的。也就是说,建达公司在这次开发中能挣到比其他房地产开发公司多得多的钱,而这些钱依法本应由国家收益。从1999年年初笪武进家起诉至今,本案经过了一审、二审、重审,近两年中,法院的判决与裁定已经下了五次,却仍未能得出最终结论。笪武进说:此案并不复杂,而迟迟不能结案的原因,看样子只因对方是政府部门。目前,此案仍在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中。”

     笔者说明:此次,镇江法院对此案的审理,并未能如愿。随后,笔者又与王龙祥律师一齐,代理向高院上诉,才取得令人满意的裁定。

 

附律师二审代理词: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贵院受理笪武进等诉丹阳市人民政府、建委“拆迁纠纷”不服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2000)镇行初字第9号行政裁定书,依法上诉后,贵院发出(2001)苏行终字立案审理号,上诉人笪武进于2001年6月24日电传授权委托,依法委托北京市天星律师事务所徐国祥、王龙祥两位律师代理诉讼。

现对丹阳市人民政府于2001年6月8日所作的答辩状及本案的事实,提出代理意见,供审议参考:

一、首先:被诉“(1999)第1号限期拆迁决定书”是基于“丹阳市建委第10号裁决书”的合法存在而产生。第10号裁决书已经丹阳法院(2000)丹行重字第1号判决撤销——“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显而易见,丹字第1号限期拆迁决定书自动失去法律效力了。

    其次:笪武进案的基本事实: 笪武进535、4平方米(判决认定合法登记484、33平方米)房地产原址:丹阳市云阳镇小定船村55号。笪武进房地产性质:门面房。证据是丹凤南路29号(即小定船55号)丹阳市地产管理所1999年8月13日书面证明及相关事实依据。此房地产是笪武进与笪正芳、宋雅英、宋六花、笪旭芳、丁映红等家庭人员分家立户后的共有财产,正当拆迁也应当将所有产权人列为拆迁安置对象。共同产权人依法具有诉权。对拆迁公告、拆迁行政行为或补偿安置不服,有权诉讼。

    二、行政行为程序违法无效。

5、      违法划拔土地的文件无效。(已经检察院和国土局查办并有建委书面答辩状为证)

    政府依法行政行为,才具有法律效力;违法行政行为不具有法律效力。98年12月28日国土局发受让与划拔方式给丹阳市建达房地产开发公司3、711亩土地。这一行政行为没有法律依据 ——[丹土出1998年第12号:0、952亩;丹土拔1998年第15号:2、759亩]。此文件明显违反了国家划拔土地的法律规定。

   丹阳市建委和国土局为开发商划拔土地与法无据(1998年12月28日:国土局发98年第15号文件,将2、759亩“国有土地”无偿划拔给开发商建达公司)。显然有政府官员与开发商相互勾结损害国家和居民合法权益、具有以权谋私的嫌疑。——尾巴终于露了:经上诉人向中央等部门反映,镇江市国土局和丹阳检察院查处罚款后,丹阳国土局补发(2000)18号、23号两份非法用地批准文件附后。

6、      滥用职权行为无效。

    行政行为“朝令夕改”属于滥用职权;根据98年9月17日丹阳市旧城改造拆迁指挥部发“关于丹凤南路小定船改造房屋拆迁安置公告”规定的拆迁范围、领导批准和申请拆迁范围中都没有笪武进所具有的小定船55号(丹阳市建达房地产开发公司于98年4月1日,向规划处报的申请报告是49-53号)。

7、      此后,在诉讼过程中,为了打击原告人笪武进,同时给开发商带来更大利益,丹阳市建委于99年11月4日发丹建(99)第1号公告:滥用职权将原批准的3、711亩拆迁面积变为5、64亩!显然更加无效。

8、      在非法拆迁决定下所发的“房屋拆迁许可证”无效;加之时间超前无效。

其一、丹阳市建委于1998年9月15日签发拆迁许可证;此时尚没有依法办理拆迁地段的土地使用权手续。没有发拆迁公告(98年9月17日丹阳市旧城改造拆迁指挥部发“关于丹凤南路小定船改造房屋拆迁安置公告”)。

其二、此项拆迁行政行为的基础必须是合法用地。而被上诉人的批准用地手续和动机,都是违法的。在违法基础上所发的拆迁许可证更没有法律效力。在诉讼过程中,被上诉人利用手中的权力和公章,补办的“拆迁许可证”等手续,当然无效。——政府机关对不利于自己的“申请报告”“公告”在答辩状上,都加以否决,认为是无效的——只有对人民不利的东西才承认。这哪是依法行政行为?

其三、关于强制拆迁效力问题:强制拆迁的依据是两个:一是被撤销的建委第10号裁决书;二是丹阳市政府第1号限期拆迁决定书。前提已经撤销了,后者已经失效了,这强制拆迁行为,当然违法了!

三、法院裁判文书认定事实问题

5、     关于对丹阳市建委丹拆裁字1999年第2号房屋拆迁裁决书之诉的判决。丹阳市人民法院(1999)行初字第6号行政判决书认定:“经审理查明:被告于1999年3月12日作出的丹建拆裁字(1999)第2号房屋拆迁裁决书,对原告被拆迁房屋的性质,即住宅房与非住宅房各为多少没有分开来,因而造成补偿安置不明确。被告于1999年4月4日自行撤销上述裁决书。”“判决如下:确认丹阳市建委丹拆裁字1999年第2号房屋拆迁裁决书违法。”——1999年4月27日。——原、被告都没有上诉。

6、     关于对丹拆裁字1999年第10号房屋拆迁裁决之诉的判决。本案同一事实经法院判决后,被告却又发出第10号裁决:认为原告的房地产没有非住宅房。同一法院发(1999)行初字第20号行政判决书,认定:此裁定合法(1999年12月10日)。——令人啼笑皆非。

7、     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2000)镇行终字第7号行政判决书:“本院认为:上诉人笪武进、笪正芳居住使用的丹阳市云阳镇小定船55号房屋,是否在拆迁范围之内,上诉人笪正芳作为丹阳市云阳镇小定船55号的房屋使用人,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且参加开庭审理后,原审裁定驳回其起诉不当。”“判决如下:一、撤销(1999)丹行初字第20号行政判决和丹法行初字第20号裁定;二、发回丹阳市人民法院重审。”——2000年3月28日。

8、     (2000)丹行重字第1号:“经审理查明:丹阳市云阳镇小定船55号(即丹凤南路29号),原告笪武进私有楼房、付房、外楼梯计建筑面积为535、4平方米。”“1989年笪正芳领取个体营业执照,经营小百货、糖烟酒”“1995年5月25日宋雅英(笪武进妻)领取凤鸣饭店营业执照。”“1996年11月20日笪正芳领取凤鸣建筑机械经营部营业执照”。——以上事实证明:笪武进的房地产为营业用房性质。

法官认为:“本院认为,认定拆迁范围的依据应当是经拆迁主管部门批准的《房屋拆迁许可证》。拆迁公告中未列55号,拆迁户调查表中将笪武进地址写为51号。当证据间不一致时,应全面加以认证。所以,丹凤南路小定船55号属于拆迁范围;利用部分房屋作为合法经营场所,但从未办理过房屋用途变更手续”“原告长子笪正芳才到税务机关补办部分面积、部分期间的房产税。”——此话看起来冠冕堂皇,实质上没有一点道理。——拆迁应当以合法的规划和合法的土地批准文件为依据,两者缺一不可。认定合法有效证据,必须在一审开庭时当庭出示为准,否则一律无效。第二次开庭所出示的对原告不利的证据无效。

政府掌握权力和公章,需要补什么证据,一夜之间可以补办上百份。但是:最高人民法院规定:被告必须在一审开庭时出示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有效证据,否则无效。——本案被告在三次审判裁判文书下达后,第四审开始时才出示《拆迁许可证》,这一小把戏能骗得了谁?!

可悲的是:一审法官重审下了个不伦不类的判决:既认定拆迁文件合法,又判决“撤销被告丹阳市建设委员会丹拆裁字第(1999)10号拆迁裁决书。本案受理费一百元及原审上诉费一百元,由被告负担。”——没有要求被上诉人重新作出裁决。此案从此没有了拆迁补偿安置的依据了。只能恢复原状。

试问:如何恢复原告房地产原状???

四、关于“55号”“51号”的说明:被上诉人在门牌号上大做文章,意在以假乱真。

51号是周天宝家的住宅,不是笪武进家的房地产。有周天宝证词为凭。

五、上诉要求合法合理:上诉人要求恢复笪武进、笪正芳等人房地产原状,并赔偿由此而导致的一切经济损失。

六、笪武进房屋中用于经营的门面房性质有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建设环境保护部1986年8月7日城住字第376号文件:关于转发《广州市铺面房屋管理暂行规定》的通知第二条规定:“铺面房屋是指市区、城镇马路、公路两旁可供营业(生产)的公房和私房。”

并附:

    丹阳市(1999)经内字第726号公证书和相关法规

1、公证书注明:《私有营业用房拆迁协议书》;(注:此书的低补偿笪武进是不愿意的,随着拆迁裁决书被撤销,此协议也无效)

2、《江苏省城市被拆迁非住宅房屋性质界定办法》[苏建房1997年428号]第五条:被拆迁的房屋同时具备下列条件或第六条时应认定为非住宅房屋:(一)实际作为非住宅使用;(二)房屋使用人具有合法的工商营业执照或其他法人执照;第六条:(一)房屋所有权人依法缴纳非住宅用房房产税、土地使用税;(二)房屋所有权人自己经营且以经营收入为主要生活来源;(1997年10月1日起施行)

3、《丹阳市房屋拆迁管理办法》(1997)166号[本文件的法律效力且不论]:第十六条“非住宅房拆迁:(1)以自有合法的私房作经营的店面;(2)持有营业执照;(3)具有本市正式城市户口;(4)以个体经营为生的。”

第十七条(二)款:“凡是在拆迁拓宽道路后将原住宅房改为店面房的,一律作住宅处理”——本案原告笪武进的房屋是在拆迁前就是经营用房了,不能作为住宅处理。

    六、关于1999年10月14日,笪武进与被上诉人的所谓拆迁人达成的“协议”,不是出于自愿,没有法律效力;同时,随着2000年7月13日丹阳法院重审撤销了被告的拆迁补偿安置裁决书,原告与被告所达成的“协议”自动作废。

七、关于笪武进家财产被强行拉走(48车),必须无条件返还;如有损坏应当按价赔偿。因拆迁的前置条件不合法,在诉讼过程中,被告利用职权,调动若干人员,将笪武进家财产和经营物资等全部抢去,这是典型的民事侵权行为。被告必须承担返还和损坏赔偿的法律后果。现在的社会,不是无法无天的年代,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中国,江泽民总书记一贯要求依法治国,为何还出现此怪事?涉及此案的人员中,有没有经济利益利害关系?

建议法院向有关机关提司法建议,对故意违反法律法规的人员,进行查处。

面对丹凤南路97户代表的联名签字书,要求行政机关“还我围墙、还我安全、还我回家的路”——丹阳市人民政府的人民父母官,有何感慨?!

八、代理律师认为:本案是一起非法批准用地、非法拆迁的侵权案件,被上诉人必须负责民事赔偿责任。就地恢复原告房地产原状(现可产权调换),赔偿原告由此而导致的经济损失。

特别说明:一审开庭时,原告要求被上诉人出示江苏省政府对此案所涉土地房地产开发的批准文件和将上诉人农村宅基地转为国有的文件时,被告讲:没有。——据此,被上诉人拆迁原告房地产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

关于诉讼时效一直在诉,没有异议可言。

法律是公正的,不能因为政府机关有权在手、暗箱操作所作出的行政侵权就没有责任,法律应当对人民负责!请求还老百姓一个公道。

以上意见,请予以考虑为感!

 

专致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律师  北京市天星律师事务所

2001年6月   日

联系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半壁街南路8号汇景阁0206室

电话:010-68462975传真:68462979

律 师 意 见 书

 

江苏省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

贵院根据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2001)苏行终字第037号行政裁定书,对笪武进等众原告诉丹阳市人民政府、建委“拆迁暨赔偿纠纷”一案,撤销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2000)镇行初字第9号行政裁定书,依法再审,面对笪武进家人手中十多张行政判决书和裁定书而未能公正解决房屋赔偿的案子,律师的心情和将被此案拖垮了的众位原告的心情,真是一言难尽。今天本律师作为原审和上诉审及再审诉讼的代理人(徐国祥、王龙祥两位律师),特提出代理总见如下,供合议庭审议参考:

 

一、    赔偿要件合法,已经法院判决书确认。

    首先:被诉“(1999)第1号限期拆迁决定书”是基于“丹阳市建委第10号裁决书”的合法存在而产生。第10号裁决书已经丹阳法院(2000)丹行重字第1号判决撤销——“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显而易见,丹字第1号限期拆迁决定书自动失去法律效力了。——由此认定:被告原采取的强制拆迁行政行为违法,必须承担赔偿责任。

    其次:基本事实: 笪武进535、4平方米(判决认定合法登记484、33平方米)房地产原址:丹阳市云阳镇小定船村55号。笪武进房地产性质:门面房。证据是丹凤南路29号(即小定船55号)丹阳市地产管理所1999年8月13日书面证明及相关事实依据。此房地产是笪武进与笪正芳、宋雅英、宋六花、笪旭芳、丁映红等家庭人员分家立户后的共有财产,正当拆迁也应当将所有产权人列为拆迁安置对象。共同产权人依法具有诉权。对拆迁公告、拆迁行政行为或补偿安置不服,有权诉讼。

    二、行政行为程序违法无效。

9、      违法划拔土地的文件无效。(已经检察院和国土局查办并有建委书面答辩状为证)

    政府依法行政行为,才具有法律效力;违法行政行为不具有法律效力。98年12月28日国土局发受让与划拔方式给丹阳市建达房地产开发公司3、711亩土地。这一行政行为没有法律依据[依据《土地管理法》第56、58条和78条规定,只有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有权批准,土地管理局无权批准用地] ——[丹土出1998年第12号:0、952亩;丹土拔1998年第15号:2、759亩]。此文件明显违反了国家划拔土地的法律规定。

   丹阳市建委和国土局为开发商划拔土地与法无据(1998年12月28日:国土局发98年第15号文件,将2、759亩“国有土地”无偿划拔给开发商建达公司)。显然有政府官员与开发商相互勾结损害国家和居民合法权益、具有以权谋私的嫌疑。

少报批多占用不受法律制裁的开发商行为,说明了腐败问题的严重性。实际用地为5、64亩!——非法占用了原告房地产。

10、   滥用职权行为无效。

    行政行为“朝令夕改”属于滥用职权;根据98年9月17日丹阳市旧城改造拆迁指挥部发“关于丹凤南路小定船改造房屋拆迁安置公告”规定的拆迁范围、领导批准和申请拆迁范围中都没有笪武进所具有的小定船55号(丹阳市建达房地产开发公司于98年4月1日,向规划处报的申请报告是49-53号)。

11、   此后,在诉讼过程中,为了打击原告人笪武进,同时给开发商带来更大利益,丹阳市建委于99年11月4日发丹建(99)第1号公告:滥用职权将原批准的3、711亩拆迁面积变为5、64亩!显然更加无效。

12、   在非法拆迁决定下所发的“房屋拆迁许可证”无效;加之时间超前无效。

其一、丹阳市建委于1998年9月15日签发拆迁许可证;此时尚没有依法办理拆迁地段的土地使用权手续。没有发拆迁公告(98年9月17日丹阳市旧城改造拆迁指挥部发“关于丹凤南路小定船改造房屋拆迁安置公告”)。

其二、此项拆迁行政行为的基础必须是合法用地。而被告人的批准用地手续和动机,都是违法的。在违法基础上所发的拆迁许可证更没有法律效力。在诉讼过程中,被告人利用手中的权力和公章,补办的“拆迁许可证”等手续,当然无效。——政府机关对不利于自己的“申请报告”“公告”在答辩状上,都加以否决,认为是无效的——只有对人民不利的东西才承认。这哪是依法行政行为?

其三、关于强制拆迁效力问题:强制拆迁的依据是两个:一是被撤销的建委第10号裁决书;二是丹阳市政府第1号限期拆迁决定书。前提已经撤销了,后者已经失效了,这强制拆迁行为,当然违法了!

三、法院裁判文书认定事实问题

9、     关于对丹阳市建委丹拆裁字1999年第2号房屋拆迁裁决书之诉的判决。丹阳市人民法院(1999)行初字第6号行政判决书认定:“经审理查明:被告于1999年3月12日作出的丹建拆裁字(1999)第2号房屋拆迁裁决书,对原告被拆迁房屋的性质,即住宅房与非住宅房各为多少没有分开来,因而造成补偿安置不明确。被告于1999年4月4日自行撤销上述裁决书。”“判决如下:确认丹阳市建委丹拆裁字1999年第2号房屋拆迁裁决书违法。”——1999年4月27日。——原、被告都没有上诉。

10、  关于对丹拆裁字1999年第10号房屋拆迁裁决之诉的判决。本案同一事实经法院判决后,被告却又发出第10号裁决:认为原告的房地产没有非住宅房。同一法院发(1999)行初字第20号行政判决书,认定:此裁定合法(1999年12月10日)。——令人啼笑皆非。

11、  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2000)镇行终字第7号行政判决书:“本院认为:上诉人笪武进、笪正芳居住使用的丹阳市云阳镇小定船55号房屋,是否在拆迁范围之内,上诉人笪正芳作为丹阳市云阳镇小定船55号的房屋使用人,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且参加开庭审理后,原审裁定驳回其起诉不当。”“判决如下:一、撤销(1999)丹行初字第20号行政判决和丹法行初字第20号裁定;二、发回丹阳市人民法院重审。”——2000年3月28日。

12、  (2000)丹行重字第1号:“经审理查明:丹阳市云阳镇小定船55号(即丹凤南路29号),原告笪武进私有楼房、付房、外楼梯计建筑面积为535、4平方米。”“1989年笪正芳领取个体营业执照,经营小百货、糖烟酒”“1995年5月25日宋雅英(笪武进妻)领取凤鸣饭店营业执照。”“1996年11月20日笪正芳领取凤鸣建筑机械经营部营业执照”。——以上事实证明:笪武进的房地产为营业用房性质。

原审法官认为:“本院认为,认定拆迁范围的依据应当是经拆迁主管部门批准的《房屋拆迁许可证》。拆迁公告中未列55号,拆迁户调查表中将笪武进地址写为51号。当证据间不一致时,应全面加以认证。所以,丹凤南路小定船55号属于拆迁范围;利用部分房屋作为合法经营场所,但从未办理过房屋用途变更手续”“原告长子笪正芳才到税务机关补办部分面积、部分期间的房产税。”——此话看起来冠冕堂皇,实质上没有一点道理。——拆迁应当以合法的规划和合法的土地批准文件为依据,两者缺一不可。认定合法有效证据,必须在一审开庭时当庭出示为准,否则一律无效。第二次开庭所出示的对原告不利的证据无效。

政府官员掌握权力和公章,需要补什么证据,一夜之间可以补办上百份。但是:最高人民法院规定:被告必须在一审开庭时出示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有效证据,否则无效。——本案被告在三次审判裁判文书下达后,第四审开始时才出示《拆迁许可证》,这一小把戏能骗得了谁?!

可悲的是:一审法官重审下了个不伦不类的判决:既认定拆迁文件合法,又判决“撤销被告丹阳市建设委员会丹拆裁字第(1999)10号拆迁裁决书。本案受理费一百元及原审上诉费一百元,由被告负担。”——没有要求被告人重新作出裁决。此案从此没有了拆迁补偿安置的依据了。只能恢复原状。

试问:如何恢复原告房地产原状???——只有按原面积划拔在原址上所建成的商品房屋。

四、关于“55号”“51号”的说明:被告人在门牌号上大做文章,意在以假乱真。

51号是周天宝家的住宅,不是笪武进家的房地产。有周天宝证词为凭。

五、原告人等起诉的要求合法合理,要求恢复笪武进、笪正芳等人房地产原状,并赔偿由此而导致的一切经济损失。

六、笪武进房屋中用于经营的门面房性质有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建设环境保护部1986年8月7日城住字第376号文件:关于转发《广州市铺面房屋管理暂行规定》的通知第二条规定:“铺面房屋是指市区、城镇马路、公路两旁可供营业(生产)的公房和私房。”

并附:

    丹阳市(1999)经内字第726号公证书和相关法规

1、公证书注明:《私有营业用房拆迁协议书》;(注:此书的低补偿笪武进是不愿意的,随着拆迁裁决书被撤销,此协议也无效了。)

2、《江苏省城市被拆迁非住宅房屋性质界定办法》[苏建房1997年428号]第五条:被拆迁的房屋同时具备下列条件或第六条时应认定为非住宅房屋:(一)实际作为非住宅使用;(二)房屋使用人具有合法的工商营业执照或其他法人执照;第六条:(一)房屋所有权人依法缴纳非住宅用房房产税、土地使用税;(二)房屋所有权人自己经营且以经营收入为主要生活来源;(1997年10月1日起施行)

3、《丹阳市房屋拆迁管理办法》(1997)166号[本文件的法律效力且不论]:第十六条“非住宅房拆迁:(1)以自有合法的私房作经营的店面;(2)持有营业执照;(3)具有本市正式城市户口;(4)以个体经营为生的。”

第十七条(二)款:“凡是在拆迁拓宽道路后将原住宅房改为店面房的,一律作住宅处理”——本案原告笪武进的房屋是在拆迁前就是经营用房了,不能作为住宅处理。

    六、关于1999年10月14日,笪武进与被告人的所谓拆迁人达成的“协议”,不是出于自愿,没有法律效力;同时,随着2000年7月13日丹阳法院重审撤销了被告的拆迁补偿安置裁决书,原告与被告所达成的“协议”自动作废。

七、关于笪武进家财产被强行拉走(48车),必须无条件返还;如有损坏应当按价赔偿。因拆迁的前置条件不合法,在诉讼过程中,被告利用职权,调动若干人员,将笪武进家财产和经营物资等全部抢去,这是典型的民事侵权行为。被告必须承担返还和损坏赔偿的法律后果。现在的社会,不是无法无天的年代,是共产党领导的中国,江泽民总书记一贯要求依法治国,为何还出现此怪事?涉及此案的人员中,有没有经济利益利害关系?

建议法院向有关机关提司法建议,对故意违反法律法规的人员,进行查处。

面对丹凤南路97户代表的联名签字书,要求行政机关“还我围墙、还我安全、还我回家的路”——人民父母官,有何感慨?!

八、非法占地用地至今没有合法批准文件。《土地管理法》第56-58条规定: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有权依法批准用地。土地管理局无权批准用地。根据该法78条规定,被告与开发商拆迁原告房屋占用此地完全是非法的行为。

被上诉人用于此案的一切文件,是以“旧城改造”为借口而实施的经济开发,且是在与开发商相互勾结、损害国家土地收益和损害原告居民合法房地产权益基础上作出,采取少报批多占用的手法,因其出发点不正确,应当认定其相关文件一律无效。

特别说明:一审开庭时,原告要求被上诉人出示江苏省政府对此案所涉土地房地产开发的批准文件和将上诉人农村宅基地转为国有的文件时,被告讲:没有。——据此,被告人拆迁原告房地产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

鉴于本案被告行政机关和开发商的能量太大,此案在丹阳市人民法院、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经反反复复地审理又经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撤销发回再重审,这一审判决书由撤销发回重审,再撤销再发回重审,人们不禁要问:此案到低有多难?法律究竟有没有权威性?行政机关的违法行为能不能始终凌驾于法律之上?人民的权益应不应当保护?令人怀疑了。

 

尊敬的法官:

法律是公正的,以上代理意见,请在合议时参考,希望还老百姓一个公道,公正裁判此案。

以上意见,请予以考虑为感!

专致

2001年9月13日

电话/传真:010-68462975

 

江 苏 省 镇 江 市 中 级 人 民 法 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01)镇行初字第13号

    原告笪武进,男,57岁,汉族,丹阳市人,退休工人,住丹阳市丹凤南路29号。

    原告宋雅英,女,56岁,汉族,丹阳市人,住址同上。

    原告笪正芳,男,31岁,汉族,丹阳市人,原住丹阳市云阳镇小定船55号。

    原告宋六花,女,28岁,汉族,丹阳市人,原住址同上。

    原告笪旭芳,男,28岁,汉族,丹阳市人,原住址同上。

    原告丁映红,女,27岁,汉族,丹阳市人,原住址同上。

    六原告的共同委托代理人徐国祥、王龙祥,北京市天星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丹阳市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杨根林,丹阳市人民政府代市长。

    委托代理人戴闻喜,江苏镇江丹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徐国祥,丹阳市拆迁办公室干部。

    原告笪武进等六人诉被告丹阳市人民政府不服强制拆迁及行政赔偿一案,原告于2000年8月8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受理后以本案的具体行政行为未被确认违法和未经被告先行处理,系单独提起的行政赔偿为由,裁定驳回笪武进等六原告的起诉。笪武进等六原告不服原审裁定,上诉于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撤销原审裁定,指令本院继续审理。本院于2001年8月1日以不服强制拆迁、行政赔偿分别立案,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合并审理了本案。原告笪武进、笪正芳、笪旭芳及得笪武进等六原告的共同委托代理人徐国祥、王龙祥,被告丹阳市人民政府的委托代理人戴闻喜、徐国祥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丹阳市人民政府于1999年10月8日作出丹限拆字(1999)第1号限期拆迁决定书。以被拆迁笪武进房屋座落在丹阳市小定船55号,属丹阳市建设委员会(1998)第3号城市房屋拆迁许可证规定的范围。在1998年9月17日拆迁公告规定的期限内未能达成协议,房屋拆迁主管部门于1999年9月3日作出第10号裁决,在裁决作出的拆迁期限内仍未搬迁,影响旧城改造进度,给拆迁人造成严重经济损失为由,依据国务院《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十五条规定,责令笪武进户在10月12日内搬迁完毕,将房屋交拆迁人拆除,如逾期不搬迁,市政府将责成有关部门强制拆迁。

    原告笪武进等六人在起诉状中称,原告的私房位于丹阳市云阳镇小定船55号,根本不在拆迁范围之内,却被强行划入拆迁范围。拆迁人并未与被拆迁人对拆迁安置补偿形式,补偿金额、安置面积、地点等进行商谈,被告丹阳市人民政府于1999年10月8日下达限期拆迁决定书,显属程序违法。丹阳市建委的(1999)10号拆迁裁决书,因适用法律错误,被人民法院判决撤销,限期拆迁决定属认定事实不清。对原告实施强制拆迁时,未给被拆迁人进行合理的安置,没有提供周转房,违反法律程序。请求确认被告的强制拆迁行为违法。

    被告丹阳市人民政府于2000年8月16日向本院提交答辩状,辩称,宋雅英、笪正芳、宋六花、笪旭芳、丁映红等五人不具备原告诉讼主体资格,小定船55号房屋所有权证载明的是笪武进,上述五原告与被告的限期拆迁决定书这一具体行政行为,不构成法律上的利害关系。笪武进位于小定船55号的房屋在拆迁范围。被告所作的限期拆迁决定书,符合法定程序。受拆迁人委托,丹阳市拆迁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多次上笪武进家协商做工作,因其无理要求而导致未能达成补偿安置协议。丹阳市建委的10号拆迁裁决书确认安排给笪武进周转房,笪武进仍拒绝搬迁,被告的具体行政行为合法有据。请求法院判决维持丹限拆字(1999)第1号限期拆迁决定书。

    被告向法庭所举证据有:1、丹阳市建设委员会丹建拆裁字第(1999)10号拆迁裁决书。2、丹阳市人民政府丹限拆字(1999)第1号限期拆迁决定书。3、丹阳市人民政府丹政发(99)第1号通知。4、丹阳建设委员会丹建(99)第1号公告。

    本院依职权调取的证据有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2000)镇行终字第20号行政判决书。

    经庭审质证,合议庭认为被告丹阳市人民政府所举上述证据具有客观真实性,与本案事实具有关联性,可以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证据,依法予以确认。原告对被告所举上述证据的客观真实性均无异议。

    本院依职权调取的证据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2000)镇行终字第20号行政判决书,系生效的司法裁判文书,与本案事实具有关联性,并当庭予以了宣读,依法予以确认。

    合议庭根据庭审确认的证据,认定以下案件事实:丹阳市建设委员会于1999年9月3日对拆迁人丹阳市建达房地产开发公司与被拆迁人笪武进拆迁补偿安置纠纷,作出丹建拆裁字(1999)10号拆迁裁决书。笪武进不服该拆迁裁决,于同年9月10日向原审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同年10月8日,丹阳市人民政府作出丹限拆字(1999)第1号限期拆迁决定书,认为房屋拆迁主管部门于1999年9月3日作出第10号拆迁裁决,被拆迁人笪武进未在裁决规定的期限内搬迁房屋,不但影响旧城改造进度,而且给拆迁人造成严重经济损失。根据国务院《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十五条规定,限令笪武进户于10月12日内搬迁完毕,逾期不搬,市政府将责成有关部门强制搬迁。同年11月3日,丹阳市政府发出丹政发(99)第1号通知,责成市建委签发强制拆迁公告,如笪武进在公告规定的期限内仍不自动搬迁,实施强制拆迁。丹阳市建委于同年11月4日发布丹建(99)第1号丹阳市建设委员会公告,限笪武进户在同年的11月8日前自动搬迁,逾期仍不搬迁,将根据国务院《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十五条规定,实施强制拆迁。并将公告向笪武进户送达和张贴。同月10日被告对原告笪武进户房屋实施了强制拆迁,2000年8月8日,笪武进等六人不服被告丹阳市人民政府的强制拆迁,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2000年11月23日,本院以(2000)镇行终字第20号行政判决作出了维持原审法院撤销丹阳市建设委员会于1999年9月3日作出的丹建拆裁字第(1999)10号拆迁裁决书。

    合议庭听取双方当事人的意见后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被告丹阳市人民政府作出的丹限拆字(1999)第1号限期拆迁决定书是否合法。

    庭审中,双方当事人对本案争议的焦点进行了举证、质证,围绕争议的焦点进行了辩论,并充分阐述了各自的观点和意见。

    原告认为,其所有的丹阳市云阳镇小定船55号房屋不在拆迁范围,丹阳市建委作出的第(1999)10号拆迁裁决已被人民法院的生效判决所撤销,故被告依据该拆迁裁决作出的丹限拆字(1999)第1号限期拆迁决定书也是违法的,应予撤销。

    被告认为,丹阳市云阳镇小定船55号房屋在拆迁范围这一事实,已被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2000)镇行终字第20号行政判决所确认。丹阳市建委的(1999)10号拆迁裁决书虽然事后被人民法院撤销,但在作出限期拆迁决定书时,该10号拆迁裁决书尚未被撤销,中有效证据。根据国务院《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十五条规定,即使拆迁裁决书不能作为拆迁前提,也可以选择拆迁公告为拆迁前提。

    本院认为,丹阳市建设委员会于1999年9月3日对拆迁人丹阳市建达房地产开发公司与被拆迁人笪武进拆迁安置纠纷,作出丹建拆裁字第(1999)10号拆迁裁决书,因原告笪武进等六人未在拆迁裁决规定的期限内搬迁房屋,被告丹阳市人民政府于1999年10月8日作出丹限拆字(1999)第1号限期拆迁决定书,限令笪武进于同年10月12日搬迁完毕。嗣后,丹阳市建委作出的10号拆迁裁决书在笪武进与丹阳市建委的行政诉讼案中,因该拆迁裁决书适用法律错误被本院的生效判决予以撤销。因被告作出的丹限拆字(1999)第1号限期拆迁决定书是以丹阳市建委的第(1999)10号拆迁裁决为前提的,而该拆迁裁决书已被人民法院的生效判决撤销,本案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合法性已无依据。鉴于原告的房屋已被强制拆迁,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已实施完成,不具有可撤销内容,故应确认该行政行为违法。据此,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七条第二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丹阳市人民政府于1999年10月8日作出的丹限拆字(1999)第1号限期拆迁决定书违法。

    案件受理费一百元,由被告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立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杨连夫

审判员       李德宗

代理审判员       郁 卉

二00一年十一月十三日

书记员  马倩

 

笪武进案终于在2001年11月8日胜诉了,一是判决丹阳市人民政府对笪武进的限拆令违法无效;二是判决被告就原房地区相等地段赔偿笪武进家房产和财产。

笔者随笔即兴小诗一首,给笪武进存:

笪武进不服非法拆迁案行政诉讼战胜丹阳市人民政府

舒  怀

2001年11月8日于镇江

 

一提拆迁心底寒,百万家当蒙大难。

为争公理暗乞讨,誓卫民权闯阴关。

忍看官府布疑阵,怒向天公宣沉冤。

春雷响处九天青,江东父老尽开颜!

 

茅山行

2001年11月10日于江苏省句容县

 

笪氏诉愿拜茅山,律师随缘步江南。

道友片言寓哲理,游人满意载歌还。

若非无道欺贤良,何谈有心斩五关?

人生积德通正道,一柱清香灾祸散。

 

第三十五章  吏从上司诱良友,百万家当愤回争

  评论这张
 
阅读(2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