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国祥律师的博客

网址:xuguoxianglawyer.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坚持江总书记提出的“以德治国”之政策,艰苦工作,努力维护法律和公理:为法官辩护是积德,遭打击是报应,为律师辩护是积德,为佛教代理是积德,为和谐,为中国第一起万人维权是积德,树律师代理之德。

网易考拉推荐

第二章 代理紧邻民告官,前台得胜后台输  

2008-06-07 15:15: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章节要点:明智的官员,依法办事、爱民如子、流芳百世;不明智的官员,专横拔扈,处世交往明中输给了公民却暗中非法整治公民,落得个世人唾骂。——刘必荣民告官明胜而暗败,就是一例。但:冤案终究会平雪,不必太悲观,只是要坚持真理,不断申诉,只要百折不挠,胜利有望!

话得从1995年12月15日说起:笔者为屋前的居住者、紧邻刘必荣申请县政府发建房执照未果,代理起诉县政府之行政诉讼一案(滨海县法院滨行初字第15号行政判决书、盐城市中院95第21号、滨海法院再审字95滨行初字第11号三份判决书),从94年8月起至95年8月止,历时一年之久,滨海县政府败诉,理应当将刘必荣的建房申请批准发证,可是政府个别官员为了“面子”,不惜损害胜诉的原告老百姓的根本利益,不但不批准刘必荣建房,并将刘必荣和徐国祥的现有房屋也列为所谓“财苑宾馆扩建拆迁之列”,从而使刘必荣艰苦奋斗二年才打胜的、威严神圣的行政诉讼判决书,成了一张废纸!

尤其哀悼的是:财苑宾馆非法扩建拆迁导致三条人命、三位精神严重受损、六户人家终生悲愤、百万滨海人民心寒!

徐国祥亲叔徐明其亲眼目睹政府非法抢劫并毁房的经过,无力支持,心有忧郁;徐明其和亲姑妈徐明英见有理打不赢官司,心里愁怅,98年夏,在徐国祥被滨海县政府毁灭的原房屋处与触景生情、生气中风一病不起,忧郁发病而死;

滕寿山因财苑宾馆二次扩建拆迁其房忧郁而于1999年11月死亡在无家可归的露天地!

当时笔者之妻、王祚荣夫人、范广仁夫人皆因拆迁遭受精神剌激不知何处是家!

如果滨海县委不换人、江苏省政府扶贫队官员不换人,再扶滨海县财政局“财苑宾馆”三次扩建,仍采取强取豪夺的方法,不知将会产生什么后果?

由此使人想到2000年6月24日《法制日报》第6版沈小平文章:“谨防[集体违纪]

最近一个时期以来,各地纪检监察部门在查处党员领导干部违纪案件中发现,集体违纪的[窝案]呈上升势头。为数不少的案件,一查进去,往往把整个班子成员都带了出来。据南方某省的一项统计,在去年全省纪检部门审理的党政领导干部违纪案件中,集体违纪的占了49%以上。

究其原因,笔者认为有三点:一是法不责众思想在作怪。有的人以为,决定是集体做出的,即使是今后上面追查下来,负责任的是集体,个人也不需要承担责任。据调查表明,很多违纪行为正是领导班子集体研究决定的,而且会议内容都记录在案。二是班子集体违纪,不容易被发现。这是集体违纪者的又一个心里动因。违纪行为是集体研究的,而且班子成员都得到了好处,知情者个个有份,]因为大家是利益共同体,也就不会发现你告我、我揭发你的内讧,就可避免[东窗事发]。三是班子中有的成员虽然不想参预违纪,但

考虑到今后不被孤立,不至于被排斥出领导集,不得不违心地参与违纪,最终使每个班子成员均成为集体违纪中的一员。

集体违纪,其危害性比某一个领导干部违纪更大,一是班子集体违纪的案件不仅案值一般较大,而且影响一个地区或一个部门的全局工作,因此对党和人民的事业危害更大,在群众中造成的影响也更坏。二是加大了纪检部门的查处难度。因为知情者都是违纪行为的受益者,他们一般不会自动告发,即使是由于其他人揭发而被发现,他们也很容易形成攻守同盟,从而造成了纪检监察部门调查取证困难,增强了查处的难度。

领导班子集体违纪,是新形势下权力腐败中出现的新情况。各级纪检监察部门要针对反腐败斗争中出现的这种新情况,一方面加大查检打击力度,对集体违纪案件,除了给所有当事人给予相应的纪律处分以外,对主要负责人要加重处分;另一方面,建立经常性的监督机构,将监督的[关口]前移,变事后监督为事前监督,将问题消除在萌芽状态。同时,奉劝那些怀有[法不责众]侥幸心理的人,应当清醒地看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只要违反了党纪国法,不论是个人行为,还是集体行为,当事人都必须承担责任。”

 

滨海县政府个别官员认为:打击报复徐国祥,用的是“滨海县政府规划的拆迁”行为,官员个人不会承担打击报复的法律责任。

承不承担责任,另有公论。

人们不禁要问:法大还是权大?地方政府行政长官的权力取替国家法律的威严行不行?——在特定的地区、特定的短期内,难说;在全中国是法大、不依法行政的官员如同其制造的冤案会被平反一样,是短寿的。——江苏巨贪盐城市长徐其耀(原滨海县委书记)于2001年5月,因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执行,就是一例。

当年,正当刘必荣诉县政府不作为案诉讼激烈之时,在徐其耀和县府个别官员的干预下,依法必定胜诉的刘必荣却盼来了一张败诉的行政判决书。请看:

附:江苏省滨海县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1995)滨行初字第11号

原告:刘必荣,男,66岁,汉族,滨海县人,初小文化,住本县东坎镇新建村财校巷六号

委托代理人:徐国祥,滨海县东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滨海县建设局

法定代表人:单体华局长

委托代理人:王兆顺,该局规划办副主任

委托代理人:李 振,滨海县第二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刘必荣诉被告滨海县建设局拒绝颁发建房执照一案,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刘必荣、委托代理人徐国祥、被告滨海县建设局的委托代理人王兆顺、李振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刘必荣以本人已经申请建房,村、组、东坎镇人民政府同意上报,可被告建设局至今未予颁发建房执照,要求被告履行法定职责。

被告建设局就原告占有的宅基地面积已经超过县城规划标准,故未予答复。

经审理查明:一九九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东坎镇政府同意刘谢氏的建房申请。一九九三年三月九日,原告刘必荣也向东坎镇新建村中市组申请建房,新建村及东坎镇均也同意上报审批。同年三月十三日,原告刘必荣在东坎镇土管办交纳宅基地费二十一元,在县土管局交纳建房费84元。二刘两份申请均报滨海县建设局审批,申请表上反映:刘谢氏安排在北,占地八十平方米;刘必荣家在南,占地七十平方米;两户相距四米。后因财校巷扩宽,刘必荣申请宅基地发生变化。同时,刘谢氏即在原告申报的宅基地上搭起小棚,致使原告刘必荣与刘谢氏为宅基地彼此发生了争议。

本院认为:被告建设局对原告刘必荣的建房申请,应当履行法定职责,是否同意,应作出书面答复。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限滨海县建设局在两个月内对刘必荣建房申请,作出书面答复。

案件受理费八十元,其他诉讼费五十元,由建设局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皋湘

审判员 袁俊 朱序萍

一九九五年五月十九日

书记员  于晓华”

 

    运用法律维护公民的合法权益是天经地义的事,但在滨海县法院因县政府个别官员的蛮横干预、加之法院院长戴全生(2001年12月10日因受贿卖官被逮捕)贪赃枉法,护法维权工作十分困难。

笔者代理刘必荣起诉的另两张行政判决书,一看便知当时滨海县政府主管建设的官员,为什么这么恨徐国祥律师。

附此:

“江苏省滨海县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

(1994)滨行初字第15号

原告:刘必荣,男,65岁,汉族,滨海县人,住滨海县东坎镇新建村财校巷六号

委托代理人:徐国祥、刘长礼滨海县东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滨海县建设局

法定代表人:姚鹤亭局长

委托代理人:王兆顺,滨海县建设局规划办副主任

委托代理人:李 振 滨海县第二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刘必荣诉被告滨海县建设局拒绝颁发建房执照一案,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刘必荣、委托代理人徐国祥、刘长礼、被告滨海县建设局的委托代理人王兆顺、李振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经审理查明:一九九三年三月九日,原告刘必荣向东坎镇新建村中市组申请建房,新建村及东坎镇均同意上报滨海县建设局办理建房执照手续。一九九二年十月八日,该村、组又将刘谢氏要求建房的手续上报县建设局审批。滨海县建设局规划办的同志到实地勘查后,发现同一块宅基地批准两户,显属不妥。未有下发建房执照。后刘必荣诉至本院,要求被告单位颁发建房执照。

本院认为:原告刘必荣要求被告单位颁发建房执照,因该地使用权有争议,在镇政府尚未确认土地使用权之前,建设局不能颁发建房执照。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刘必荣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及其他诉讼费用一百三十元由刘必荣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及附本两份,上诉于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林长石

审判员  张庭贵 庄加祥

一九九四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书记员  孟俊松”

 

特别说明:上列判决书后是经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撤销并发回重审,产生刘必荣胜诉的行政判决书(1995)滨行初字第11号。由此,激怒了滨海县建设局和县政府分管城建的副县长戴启盛,导致财苑宾馆非法扩建规划方案的出笼。

老百姓在行政诉讼过程中,吃尽了苦头才获得胜诉的判决书,从此化为纸灰!

   为了进一步说明滨海县政府与建设局联合打击报复刘必荣和徐国祥的关连性,现将刘必荣的上诉状附上,则一目了然:

“行政上诉状

上诉人(原告):刘必荣,男,65岁,汉族,滨海县人,住滨海县东坎镇新建村财校巷六号

委托代理人:徐国祥、滨海县东坎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律师

委托代理人:吴友礼,盐城市第一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律师

被告:滨海县建设局

法定代表人:姚鹤亭局长

案由:要求被告颁发建房执照并拆除违章建筑一案。

上诉人不服滨海县法院(1994)行初字第15号行政判决书,认为:该判决书歪曲了本案的事实,对原告两个诉讼请求只判决一个,遗漏了另一个,并偷换概念,将刘必荣一户在南、刘子红一户在北之地理位置说成是“发现一块宅基地批准两户,显属不妥,未有下发建房执照”,鉴于这一歪曲,从表面上则形成了该判决之公正,故特上诉。

请求事项:

1、  依法撤销该判决,发回滨海县法院重审或请中院直接改判;判准上诉人在一审的全部诉讼请求,给上诉人发建房执照,拆除刘子红建在上诉人宅基地上的违章建筑物。

2、  判令被上诉人承担本案一、二审的全部诉讼费用。

事实与理由:

一、   一审对主要事实认定又否定,说明是迫于被上诉人之压力,故意歪判。其理由是:

第一、     一审查明:“经审理查明:一九九三年三月九日,原告刘必荣向东坎镇新建村中市组申请建房,新建村及东坎镇均同意上报滨海县建设局办理建房执照手续。”这说明,政府对这块座落在上诉人刘必荣东侧的宅基地,已明确给刘必荣建房使用。而该判决又称:“因该地使用权有争议,在镇政府没有确定土地使用权之前,建设局不能颁发建房执照。”——这一判决令人啼笑皆非。分明是被上诉人的论点,哪是法院公正之评语?

第二、     一审查明:“一九九二年十月八日,该村、组又将刘谢氏要求建房的手续上报县建设局审批。滨海县建设局规划办的同志到实地勘查后,发现同一块宅基地批准两户,显属不妥。未有下发建房执照。”

    该判决犯了一个偷换概念之错误:刘必荣与刘子红两户申请建房是事实,但该地东西宽14米,南北长为18米,一分为二,刘必荣户在南,刘子红户在北,根本不是一审判决书认定的“发现同一块宅基地批准两户”之概念。而是一块大地一分为二批准给两户,说明东坎镇人民政府已明确了刘必荣与刘子红各自的宅基地使用范围。一审偷换概念的目的,是为了迎合被上诉人之压力和满足被上诉人这一有权单位不败诉、不丢脸,而忘了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之准则。故判决不公,应予改判。

二、   一审避重就轻,对上诉人要求被上诉人依法拆除刘子红建在刘必荣宅基地上的违章建筑,只字不提,是故意袒护被上诉人,故意歪判之行为,其理由是:

第一、     上诉人在原诉状上列两个案由:一是要求颁发建房执照;二是要求被上诉人依法拆除刘子红建在刘必荣宅基地上的违章建筑。而一审法字不提要求拆除违章建筑一案,是规避法律的行为。

第二、     该违章建筑在开工之时,上诉人就向被上诉人反映,无人理睬。目的是对原拆除上诉人南围墙一事的报复。

    上述事实说明,二审应全面审查本案,判令被上诉人拆除刘子红之违章建筑。

三、   一审转移论题:将被上诉人借口上诉人家房子多不给予批准改认定为“一块地批两户口”,目的是掩盖被上诉人及其法定代表人滥用职权,公然违背滨海县委、盐城市委对干部住房标准,而又达到报复上诉人之目的而已。其理由是:

第一、     上诉人家十六口人,住房现有80平方米;姚鹤亭家四口人,现住房160平方米。

当上诉人在法庭上公开此事时,被上诉人代理人讲:与本案无关,并警告上诉人不准再提此事——可见武断到什么程度,而局长家在私自捞取规划办建的公房被滨海县纪委查处赶了出来后,不思忏悔,反而变本加利,建成了现住的160平方米的房屋。

    一审对被上诉人不批准上诉人建房之“住房面积大”的理由在判决书上只字不提,意在掩盖被上诉人用局长滥用职权,以权谋私和坑害平民百姓而已。二审应当依据事实,指出行政机关滥用职权之处,为民主持公道。

综上所述,一审判决故意歪曲本案事实,顶不住被上诉人之行政权力的压力而作出的不公判决,应予撤销。请求依法判准上诉人的上诉请求为感!

 

此致

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刘必荣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撤销了滨海县人民法院对刘必荣的不公判决书,发回重审后,刘必荣胜诉。(略)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和国务院三令五声,要各级行政机关官员依法行政,但对当时掌权的江苏省滨海县的少数官员来说,中央政策和国家法律是他们手中可任意玩弄的工具,执行起来随心所欲,不受中央政策和国家法律的制约了。对党、对国家不负责也不受追究。

法律、法院威严的判决书在腐败的地方官员面前是多么的无力、苍白和无能啊?但十分残酷地事实是:

地方政府官员滥用行政权力打击迫害当事人和代理律师的序幕从此拉开、、、、、、第一幕:在合法扩建的“城市规划”下实施令人难以言表的报复:

 

1995年12月15日,滨海县政府以建设局的名义张贴拆迁公告:全文:

“房屋拆迁公告”

根据县城规划建设要求和县长办公会议纪要(1995)第53号文件精神,决定拆除财苑宾馆扩建工程规划范围内的房屋及附属设施。现将有关拆迁事项予以公告:

一、 拆迁人:县地产开发公司

联系地址:县财苑宾馆东侧叶为富家。

二、 拆迁范围:财苑宾馆扩建工程规划范围内的房屋及附属设施。

三、 拆迁期限:一九九六年三月十五日前。

四、 签订补偿安置协议时间:自一九九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至一九九六年元月七日。

五、 补偿安置办法:按照县政府《关于县城向阳大道一条街开发工程拆迁实施办法》标准执行,单位住户由所在单位自行安置,私人住户一律采取易地自建安置。地点:原育才路拆迁安置点附近。拆迁人与被拆迁人必须在规定时间内签订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并在协议规定的期限内拆迁完毕。如逾期达不成协议的,将由我局对补偿安置等问题作出裁决。如当事人对裁决不服的,可在接到裁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县人民法院起诉,在诉讼期间,不停止拆迁的执行。

    在协议规定的或裁决作出的拆迁期限内,被拆迁人无正当理由拒绝拆迁的,将请县人民政府作出责令限期拆迁的决定。逾期仍不拆迁的,由县政府责成有关部门强制拆迁。

    特此公告。

          一九九五年十二月十五日(滨海县建设局公章)

 

本章节点评:本节说明,本案一开始就不是正常的拆迁,而是带有打击报复的动机。

    依据国务院《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的规定,取得扩建权的滨海县财苑宾馆为建设人,是拆迁人,应当由财苑宾馆与徐国祥来谈拆迁安置补偿等问题。可是,因县政府报复心切,抛开了财苑宾馆直接以县政府名义来夺徐国祥的房地产,此案从开始就存在不对等。根本就谈不上公平合理的平等协商的话题。

 

  评论这张
 
阅读(101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