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国祥律师的博客

网址:xuguoxianglawyer.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坚持江总书记提出的“以德治国”之政策,艰苦工作,努力维护法律和公理:为法官辩护是积德,遭打击是报应,为律师辩护是积德,为佛教代理是积德,为和谐,为中国第一起万人维权是积德,树律师代理之德。

网易考拉推荐

徐波克拉玛依文章照片:高传顺在克拉玛依掉入承包合同陷阱之后(转载)  

2010-11-14 18:26: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传顺在克拉玛依掉入承包合同陷阱之后

——来自克拉玛依特大毁林事件系列报道

记者:徐波  谷明会

日前,记者通过采访了解到:克拉玛依市飞机场附近地段,在没有任何砍伐手续、没有达成任何协议与赔偿的情况下,空港公司(现已注消)施工队在郑志刚(市机关事务局机场资产管理办主任)直接指挥下,于2009年新疆七.五事件以后的8月11日趁着混乱,动用推土机、铲车、大斧等强硬地砍伐大小树木20000多棵。近一年来林主高传顺东奔西走找到有关单位讨个说法,至今没有得到一分钱的经济赔偿,毁林凶手仍然逍遥法外,高家三代七口人住在地窝停电断水陷入绝境。市信访局信访科石宁科长狂傲地扔下一句话:“赔你三万块钱,不领拉倒,我代表政府说了算!”在西部边陲、在新疆地区,在克拉玛依的茫茫大漠,要想种活一棵草、一株树,不知要付出多大的代价!然而疯狂的乱砍滥伐20000多棵树木,时近一年,砍树凶手不但没有得到严惩,反而被任命市机关事务管理局部门主要负责人,克拉玛依市政府部门敷衍了事,市农林牧业局一再搪塞推诿,这究竟是不是共产党人应有的作风?

承包合同是设下的陷阱

事情要从2000年说起,高传顺是江苏省连云港赣榆县人,2000年随连云港市林业部门来新疆克拉玛依考察,当时克拉玛依市大力推行“林纸工程”,热烈欢迎来克拉玛依市投资林木生产。高传顺在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动员家人,准备了一年多,变卖了财产和房屋,筹集了百万资金于2002年带领全家人,不远万里来到克拉玛依市,与新疆西部绿洲生态有限公司签订了为期4年100多亩荒漠林木种植承包合同,合同明确规定:一旦合同到期,可以优先续签。(其实这块地早就在2000年11月批准立项为克拉玛依民用机场,2001年10月获得批复,2003年8月开始建设,2005年10月建成,2006年4月10日首航),之后又在克拉玛依农林牧业局领取了《林木种子生产许可证》、《林木经营许可证》、《林权证》的相关证件,从那以后,高传顺一家在这荒无人烟的大漠住地窝,顶风沙、冒酷暑,有时一天也吃不上一顿热饭,就这样披星戴月,辛勤劳作。第一年种植的95万株白杨树和8万棵玫瑰花由于供水时间推迟,40万元的种苗全部死光。高传顺第二次从家乡运来70万株太青杨和10万株金丝垂柳再次因为当地土质极差,气候恶劣,种苗也死亡殆尽。高传顺是一个不甘失败的人,再一次从老家运来105万株107杨树苗,8万株金丝柳,2004年又运来15000株月季花和20000株法国梧桐。

林业生产本来就是一项见效慢,投资大的产业,特别是在新疆这个荒漠地区,更需要长时间养护,苍天不负有心人,高传顺在克拉玛依荒漠种植林木成功。七年来高传顺一家在种植林木上付出的汗水和劳动难以言表。耗尽了全家多年积蓄,负债累累(外债及贷款110万元)。高传顺的大儿子放弃在扬州工作的优越条件,来到这茫茫大漠,结婚时连一个举行婚礼的地方都没有!为了养活这百亩树林(每年用于浇水、除草、整枝的费用达七八万元)高传顺全家四处打工来维持树林的生长。

屋漏偏遇连阴雨,行船又遇顶头风,。2007年3月合同到期,由于新疆西部绿洲生态有限公司领导更换,不同意续签。就是不换领导新疆西部绿洲有限公司也不敢续签合同,因为上面说过2000年11月这里就批准立项为新疆克拉玛依市民用机场用地,西部绿洲公司在明知道这块地是建设机场的情况下,他们设下圈套,以欺诈手段把土地承包给高传顺,以来换取政绩,正值此时,高传顺种植的树林蔚然成林,长势喜人。就在2007年3月,绿洲公司以机场建设为由,下通知不再续签合同。不久空港公司以高传顺承包土地在机场规划区内为由,也给高传顺下了一个通知,主要内容是:一是对机场施工影响,部分树木无偿砍伐(当时说砍三米五米,后来砍了七米多宽);二是限高传顺在两年之内砍伐处理剩下的690000余棵树木。此时的树木卖又卖不得,砍又舍不得。鸡肋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老高此时真正体会到曹操在与东吴开战之时骑虎难下,进退两难的尴尬境地,同时也觉得像兔子一样被绊住了双脚,跳进了大漠“沼泽”,动一动就陷进去,不动就面临死路一条。

乱砍滥伐竟然逍遥法外

在西部人烟稀少的茫茫大漠,一片绿荫与同一片蓝天。森林是我们的财富,森林是我们的家园,森林是我们的氧吧,森林是我们的希望和未来。然而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新疆,在法制社会的社会主义国家,在新疆克拉玛依仍然有人竟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的肆无忌惮的疯狂砍掉20000多株树木而逍遥法外,是克拉玛依市委市政府把持着公检法部门,还是克拉玛依市委市政府在为他们这些不法分子撑当保护伞呢?

7月22日记者带着疑问来到克拉玛依市农林牧业局,见到林业科宋革新科长,宋革新说:“高传顺的问题是老问题,怎么还没有解决,不是告到法院去了吗?不是到北京上访了吗?又在人民网曝光,影响很不好,再说他这块林子是经济林,以盈利为目的”,当记者问及20000多棵林木被砍一事,他说“这个我们不好直接插手,首先由大农业经济开发区林管站和管委会农林牧业局呈报我们再复议,要走程序。对于没有任何采伐手续就直接由机场施工队砍伐树林恶性事件,而当事人仍然不作处理的话题时,宋科长讳如莫深“不好讲,不好讲”。最后在对老高整个百亩树林赔偿问题上也表示同情,弦外之音,各个部门都在互相推诿,他也无能为力。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第九条规定:森林分为五类,其中第三类经济林以生产果品、食用油料、饮料、调料、工业原料和药材等为主要目的的林木,而高传顺种植的树种主要是青皮杨和柳树。同时上午记者来到克拉玛依市政府,一个负责接待的女孩说:市长、市委书记好像都不在家,好像他们还有另外一个办公室,记者也无法打听到。市政府的很多办公室门都关着,冷冷清清。只有同住一楼的油田党委各个办公室在忙碌着。记者敲了敲一个政府办公室副主任的门,一个叫魏鹏程的副主任马上打了电话给信访局信访科。记者来到信访局,信访局魏安权副局长正在网上看什么资料,一惊一乍的马上站起来说“你们是从哪里来的?从哪里进来的?”又说“老高不是走法律程序了吗?走法律程序就不要来找我们了。”然后惊慌地说“我不要你们采访”记者说“你完全可以拒绝采访”。不过这位副局长还算负责,最后把信访科的石宁科长和机关事务局郑志刚主任(也就是去年8月11号到高传顺树林砍伐树木的直接领导)找来。信访局魏安权副局长怕事情外漏,不让记者在场,只让高传顺和郑志刚面谈。郑志刚一见到高传顺的面就责问“你想干什么?”郑说当时砍这片林子向政府打了报告了,政府同意砍伐高传顺树林中间的树木,当问及政府什么人同意的,郑志刚说不清楚是谁,他说“我这是好心办坏事,我不是叫你儿子来领钱了吗?”。接着高传顺居住的地窝下午就停电断水。他们的态度是你敢叫媒体来,我马上还你颜色叫你滚出我的独立王国。记者同时了解到:砍伐树木根本就没有砍伐证!

7月23日,记者一行来到克拉玛依农林牧业局开发区林管站,当进入站长办公室的同时,首先映入记者眼帘的是站长桌上立着一块上面写着《自治区政风行风建设示范窗口》的匾,站长刘静也说高传顺的问题是老问题,先是国家把这块地规划建飞机场用地,后是绿洲公司把地承包给高传顺,林子砍伐是建设飞机场的需要,影响飞机的安全才实行砍伐,至于砍伐证是上级的问题,她们也无权过问,刘静说高传顺你官司也打了,到北京上访也去了,官司打输了,找谁也没用,高传顺要求刘静把资料向上级反映,该林管站站长刘静敷衍高传顺答应下午她就报上去,并且还说下礼拜二再去找她。另一张办公桌上一个女学生正在写作业,有人说是刘静站长的女儿。

7月27日中午12点35分(新疆是上午10点上班下午4点上班),高传顺的大儿子高乔忽然接到克拉玛依市机关事务局的郑志刚打来电话,郑说机场围进去的那一块,政府是不会给你处理的,关于砍伐的那一块,政府会补偿给你的。

7月27日记者再次来到农林牧业局开发区林管站,林管站的人说刘静下地去了,上面来检查一时半会回不来,打电话不接,发信息也不回,无奈之下,7月28日记者来到农林牧业局的林业局找宋革新科长,宋科长说林管站并没有把材料报上来,他说只能等林管站或者大农业管委会农林牧业局呈报上来方能处理,于是当天下午又来到林管站找刘静站长,刘静解释没把材料报上去的原因是林管站不了解当时情况,毕竟事情已经过去快一年了,要找到当时砍伐树木机关事务局的郑志刚(说郑志刚已经出发啦,要等到月底才回来)回来调查落实情况,没有给任何实质性的答复。事过将近一年,记者来到树林砍伐现场,在一片绿荫荫的树林中间,一道阴森森的栅栏围墙从林中穿过,被砍倒得成堆树木依然横七竖八地躺在那里,尽管有些树茬已经发黑发暗,甚至周围长出来新的树苗,百亩树林被一分为二。记者看见没有被砍掉的青皮杨大的胸径18公分,金丝柳龙须柳也有拳头般粗细,如果在口内(本地人称口内口外)一棵树也能卖上200-300元,在这水源奇缺的地方,柳树能够成活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在采访的10多天里记者曾多次找到有关领导,了解调查事情的进展情况和处理结果。克拉玛依市有关人员要么避而不见,要么就是以要开会要讨论为由,或者说以砍伐树木的主要领导郑志刚出差为由搪塞,有人对记者说郑志刚根本就没有出差是躲起来了。而已欺诈手段签订合同的开发区西部绿州公司负责人更是不见踪影,他们曾对高乔说“合同期满啦,我们管不着啦,不要来找我们,你们爱找谁就找谁,与我们无关。”始作俑者堂而皇之的一推二厘五

2010年7月29日是克拉玛依市市长接待信访日(每月只此一日,且是半天),市政府称关于民生问题市长都会接见的。克拉玛依市一个小小30万人口的全国文明城市,规矩真多,比如市长接待日是每月一天,上午不接见,下午接见。每月接见的这天还必须是月底的最后一个星期的星期四。来访的群众必须提前到市政府的侧门去领号,领号的时候是3点半到4点。

记者来的也算巧吧,正赶上这个月的接待日,7月29日下午来到克拉玛依市政府背面侧门,市政府外面马路上12辆警车在鸣着警笛,挂着“克拉玛依市信访接待室”牌子下面,一是人头攒动,叽叽喳喳, 

挤满了上访的群众,就听有人说,“国家是好的,这楼里的人坏,还有的说,你看见没有,克拉玛依到处都写着‘欢迎你来开发,欢迎你来投资建设’实际上是打着开发大西北的幌子来诱骗投资者。”

“你来投资到没水|没电没人和没花没草的地方去开发,到那里去开发出一片绿荫来,那才算你来投资了”。老高说“我看也不竟然,我就到没水没电没草也没人的地方去开发了,投资啦,可是到头来,树木被非法砍伐,没人问没人管,还不是一样叫天天不应,呼地地不灵,上百万资金打了水漂。现在水和电都被停了,还不是要逼我滚蛋吗?”

“你到有水有电和有人的地方来投资,你是来赚钱的,不是来开发建设的,不是投资的,是为了自己的利益,那么对不起,钱留下,人滚蛋。”

记者在采访过程中,有人透露克拉玛依的黑幕,原来克拉玛依市委主要领导在会议上曾公开说:克拉玛依市的官员除了工资以外一年能捞个一百万,不要多,三年的工资给老婆。

有位浙江的女士说:她是克拉玛依新首佳招商过来的,同时还和她一起的有新首佳经营户,3月中旬新首佳的老板在幕后操纵,爆出高层管理总经理携款外逃,商场运营顿时陷入瘫痪,经营户们无法正常营业,把经营户们推上绝境,新首佳的老板其中就有市政府的两名官员参与。她们也想打官司,可政府放出话,不许法院接这个案子。如果有哪个律师敢接这个案子,就吊销他的律师证。如果这些经营户中有谁敢闹事,就打电话威胁说,把你老公的工作给撤了。

来上访的群众有四五十人,有的是没工作,有的五十多岁了还没有房子,还有低保户,还有……

高传顺中午一点就到市政府等号,好不容易等到一个14号,可轮到他进去的时候,负责排号的竟是信访办公室信访科的科长石宁,真是冤家路窄!高传顺说要见市长,石科长却很强硬的说:“你的事情不是已经协调好了吗?处理给你三万块钱,你不用见市长,来领三万块钱就完了。”高传顺说“你能代表政府么?”石科长说:“我就代表政府。”高说,我那被围得那片林子还没有处理,石科长不耐烦的说“那是不可能的,你的那几十万棵树你自己去砍”!可见克拉玛依真是“自治区”,连市政府信访科的一个小小科长都可以说出特别自治的话来。更何况那些掌握生死予夺大权的市委书记市长呢,更会置人民的利益而不顾,草菅人命!也难怪这些非法砍伐者能目无王法的肆意砍伐,原来背后隐藏着一个强大的后台,在为他们撑当“保护神”。

植树造林,绿化祖国,功在当代,利在千秋!中央领导到新疆克拉玛依来,不看石油,而是看绿化。这片珍贵的百亩树林应该为克拉玛依增添一点绿意,克拉玛依市委市政府应该给予嘉奖和表彰,但是高传顺倾家荡产债台高筑辛辛苦苦换来的是:冷遇、推诿、搪塞、制裁(掐电断水),全家三代七口人面临被驱逐出境境地。

克拉玛依有关部门对高传顺百亩树林一事迟迟不给个说法,对机场无证砍伐20000株的凶手不予追究,其目的不言而喻:掐电 、断水、卷起铺盖走人;如果你不想把亏吃大了话,那么你领点钱(去年说2万元,今年说3万元)作路费打道回府,至于剩下的这片树林,土地是我飞机场的,那么树林自然也就是飞机场的,也就是我机关事务局的,自然也就是克拉玛依市委市政府的,什么林管站,什么农林牧局,什么公检法,都在我管辖范围内。你不是起诉了吗?我叫法院不受理,受理了叫你败诉,胜诉了,叫执行局不执行,看你怎么着?你不是上北京上访了吗?转过头来还不是再来找我,到我这里来投资,行!叫做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这克拉玛依我说了算,天高皇帝远,我克拉玛依就是西部封疆大吏。

西部绿洲公司在明知要扩建飞机场的情况下,却发包给高传顺种植林木,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明知道高传顺要植树造林,西部绿洲公司却签四年合同,这本身就存在着一个合同欺诈。空港公司机场施工人员非一般平民百姓,在没有砍伐手续情况下,强行砍伐林木,知法犯法。大农业开发区林管站调查报告却一拖再拖,以要等机关事务局机场负责人郑志刚回来商议再呈报,信访局信访科一个小小科长,目无党纪国法,以20000株树木3万元价格应付了事,工作作风粗暴简单,百亩树林在他们眼中如一棵草随意践踏,拔掉。

农林牧业局宋革新科长以“人民网”几句留言板给市政府领导留下坏印象为由一再推卸责任。这一切的背后是否有一只巨大的黑手在操纵?一张无形的网把高传顺一家三代七口人牢牢缚住,陷老高一家于万丈深渊。

构建和谐社会,建设绿色家园。关注民生,应该不是克拉玛依市委市政府口头上的一句话。对克拉玛依罕见的特大毁林凶手为什么不依法严惩,追究其刑事责任;为什么不追究克拉玛依西部绿洲生态公司的诈骗行追究刑事责任。高传顺一家作为西部大开发的先行者、投资人以后怎么办。20000株树木的经济损失不说;为什么不评估赔偿高传顺被圈进机场内百亩69万棵树木;毁了人家的林,绝了人家的财路,为什么不能妥善安置给高传顺一家三代七口人在克拉玛依市一个生存地方……。

 

  评论这张
 
阅读(18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