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国祥律师的博客

网址:xuguoxianglawyer.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坚持江总书记提出的“以德治国”之政策,艰苦工作,努力维护法律和公理:为法官辩护是积德,遭打击是报应,为律师辩护是积德,为佛教代理是积德,为和谐,为中国第一起万人维权是积德,树律师代理之德。

网易考拉推荐

徐国祥代理黄卿铁维权:泉州又纠正南安征地拆迁毁房行政错案一起  

2011-11-26 17:3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徐国祥代理黄卿铁维权:泉州又纠正南安征地拆迁毁房行政错案

 

2011年11月26日悉(2011)泉行终字第105号《行政裁定书》:“原审判决书认定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撤销原判发回重审。南安村民黄卿铁、黄春茶因诉政府非法征地拆迁案,遭到当地政府的打击,对他手持农村宅基地使用权的房屋作为两违(指没有土地使用证)强行毁坏,抢走了其全部生活、生产物品,没有赔偿分文。

先提起民事诉讼不立案,要求提起行政诉讼;提起行政诉讼,法院又说是民事案件;南安法院败诉,打到泉州,来来去去已经42个月,今天,终于得到了公正裁决:撤销南安法院一审(2011)南行初字第2号判决,发回重审。此案给人们留下的思念无穷。对普法教育是一个好的教材。附:二审上诉代理词。供普法之用。

二审代理词

 

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黄卿铁(代理人黄春茶)就上诉理由及对被上诉人南安市国土资源局2011年8月5日《答辩状》,提出反驳意见,一并发表如下:

我们因行政机关不能依法办事却违法毁了我们的农田和作物及房屋,黄卿铁、黄春茶(下称原告)诉南安市国土资源局(下称被告)“确认被告2008年6月12日强制拆除原告房屋的行政行为违法及恢复原状”一案,不服一审(2011)南行初字第2号判决,依法上诉。

本案前提是:早在2008年3月19日起至2011年4月29日,南安省新镇西浦村22组村民黄卿铁、黄和鸽等村民,不服非法征地和非法拆迁之行政诉讼案,向法院提交了正式诉状,经多次催办,南安法院、泉州中院及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历时三年之久往来推逶,时至2011年6月5日才由南安市人民法院正式立案,案号:2011第008号行政案。

以下两点事实,说明南安政府非法拆迁并打击报复村民:

其一,2011年4月21日南安法院开庭,政府说:凭《福建省土地监察条例》第26条,有权强毁黄卿铁本人的房屋。本户房屋是1993年政府批建,2002年建成毛墙,2006年完成内粉刷。政府2008年6月12日毁房。

而该26条原文是:“当事人接到《责令停止土地违法行为通知书》,或者接到责令其限期拆除新的建筑物和其他设施的处罚决定时,仍继续进行违法施工的,土地管理部门可以直接对继续违法抢建部分的建筑物和其他设施予以拆除,并对用于施工的工具、设备、建筑材料等予以查封。”,本户是有用地批文,并建成于2006年的房屋,政府出于打击报复目的,编造一份2007年7月23日曾责令停工的东西,来作为毁房的依据,根本不符合毁房的法定条件!

其二,打击村民的另一案例:

南安市政府于2007年9月19日背着村民黄孕设产权人本人,与本人有矛盾的利害关系的父亲签订一份拆迁本人房屋的安置协议书,在2011年4月21日开庭时,却说:安置黄孕设的建房土地仍有产权人,尚在征用之中(可见南安法院当天的庭审笔录),说明:签订所谓拆迁安置协议时,根本没有安置条件,属于非法拆迁,协议无效。由于政府非法拆迁,导致本人三年来上访和诉讼,均未能解决无家可归的困境!法院无法管辖政府坑害村民的行动。

其三、不公平待遇:南安政府对只有112平米用地的关系人,却给安置房1100多平米(见政府的《拆迁安置合同》)!

 

本案出于打击报复原告之目的,2008年6月12日,由南安省新镇党委书记黄保成、副书记黄毓林、镇长黄琼华工业园区付培明、陈锡峰、西甫村村长王振鑫、书记黄德昌带队,强制拆除了黄春茶、黄卿铁等村民的住房,并搬了全部财产,使被抢村民无法生活、小孩无法上学,至今没有合理解决。

2008年3月19日起至2011年4月20日 ,经多次催办,历时三年之久均不能依法立案审理!现在,2011年4月23日,南安地方政府非法量地、毁地及评估村民的房屋等等行动,不断升级。村民权益,村民的诉讼权益,为什么得不到保障???

北京法律专家对此案早有论证,但地方官员就是不听!

此事让人看起来,有点使村民无门告状无处喊冤之意!

南安是伟大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天下,是胡主席要求依法治国的天下,人民应当有地方说理!

相关事实与理由:

一、证明反映人(下称原告)房屋合法性的证据主要有:

1、原告于1993年依法领取了新建房屋的[1993]土地字第14932030号《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确定由原告黄卿铁在西埔村22组新建房88平方米,加之原旧房(也有土地使用证)改造一间,合计130平米的范围。

2、另一张建房的土地用地使用证号码是:[1993]14932029,面积为111平米。

由于原告家境困难,房屋打好基础后,多年续建于2006年才竣工。

3、南安市政府2008年1月28日,发出[2008]23号《关于收回南安经济开发区扶茂工业园总体规划范围内省新镇西埔村黄卿铁等13宗个人的国有土地使用权的批复》中,确认原告两处住宅的用地合法性!

 

二、诉讼主体资格是行政机关串通揽责任以坑害原告的圈套。

1、省新镇人民政府非法毁了原告的房屋,国土局却来顶责任。原告依法取得两份农村宅基地使用权证,依法合理建房,却被诬告为“两违建筑”一毁了之,这是毁房的省新镇人民政府的过错。但,本案被告国土局却依仗职权,揽了此责任。据:(2010)泉行终字第162号和一审(2010)南行初字第 11号行政裁定书,只得将错就错的起诉南安市国土资源局。

2、诉讼中自动承担责任的省新镇人民政府,不能因他人顶责任而免责任!

省新镇政府在2010年6月21日的《答辩状》注明:“答辩人于2008年6月12日直接依法组织对原告的违法建筑物和其他设施予以拆除。”,并谎称:“2007年7月23日及时向原告发出《责令停止土地违法通知书》”。执行当天,关押了原告黄卿铁及儿媳吴秀专,毁房抢劫财物后三天,才放人!没有出示《行政执法证》,违反了《福建省行政执法资格认证与执法证件管理办法》。原告诉讼后,冒出了个“委托书”?谁信?

行政诉讼可适用民事诉讼的规定。民事诉讼法对自认没有明确的规定。《意见》第75条关于当事人无需举证的情形中,规定了当事人对事实的承认可免除对方当事人的举证责任。这是我国民事诉讼对自认的原则规定。《规定》针对实践中存在的主要问题,对自认作了进一步具体化的解释。
    关于自认的条件、范围和法律效果。自认必须在诉讼程序中作出,既可以是审理前的准备阶段,也可以是辩论终结前的法庭审理阶段。自认具有免除举证责任的法律效果,不仅约束当事人的行为,也约束法院的裁判行为,对于当事人自认的事实,法院不能置之不理,也不能任意否定,只有在存在否定事由的情况下,才能排除自认的适用。这种情况一种是指涉及身份关系的婚姻家庭等案件,这类案件关系社会基本伦理价值和基本人权的保护,一种是《规定》第十五条法院可依职权调查证据的情形,这也是其他国家的通行做法。省新镇政府承认的自己毁房,不能由国土局来顶!

3、国土局与省新镇政府之间的委托毁房关系不成立。

依据《民法通则》第六十三条 公民、法人可以通过代理人实施民事法律行为。

  代理人在代理权限内,以被代理人的名义实施民事法律行为。被代理人对代理人的代理行为,承担民事责任。

  依照法律规定或者按照双方当事人约定,应当由本人实施的民事法律行为,不得代理。

第六十七条 代理人知道被委托代理的事项违法仍然进行代理活动的,或者被代理人知道代理人的代理行为违法不表示反对的,由被代理人和代理人负连带责任。

本案的关键是:一是强制拆房时,省新镇政府没有出示任何委托书; 二是在庭审时,没有举证出合法有效的在拆除现场时的委托手续;三是开庭时省新镇政府没有出示土地执法证书。——纯是非法执法。退一步说:就是有委托书或南安市国土资源局自己组织强制拆除,也同样是违法行政行为!

原一审开庭时,省新镇政府(被告)在法庭上没有举证出其被诉行政行为在强制毁房抢财物时,是受南安国土资源局的委托并以该委托人的名义进行行政行为的证据(被告后补的所谓“委托”,在强毁强抢原告的房地产时,并没有以委托人南安市国土资源局的名义实施,违反了《民法通则》中明确规定了受委托人必须以委托人的名义实施委托行为的规定,原告有法律依据不认可其行政行为)!庭审后,法庭却说是省新政府没有被告资格,是以南安国土资源局的名义进行的,要求原告、当时的上诉人改变被告主体资格,放弃省新镇政府,改为诉南安市国土资源局。这显然是官官相护的枉法裁判行为!

被告之委托的省新镇政府于2008年6月10日发出强制拆除原告房屋的通知后,12日则由被告的镇书记黄宝成、镇长带队,将原告的房屋全部毁掉,将家产和三部摩托车全部抢去。而原告的房屋均是有批建手续的合法财产,有两份建设用地使用证为凭。整个强拆行动中,没有以所谓委托人的名义进行; 在一审法庭上省新政府还坚持其有权自行组织强制拆除两违建筑物!

4、行政打击报复是事实。

毁房原因:南安市政府偏听省新镇政府之非法用地之报告,收回原告在内的13家土地使用权被原告诉至法院后,主动撤销丢了面子,因由报复原告所为。

原告于1993年依法领取了新建房屋的[1993]土地字第14932030号《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确定由原告黄卿铁在西埔村22组新建房88平方米,加之原旧房(也有土地使用证)改造一间,合计130平米的范围。另一张旧房的用地使用证号码是:[1993]14932029,面积为111平米。

原二审被告委托之省新镇政府制造了的一份原告1970年建房的所谓“土地批文档案”,原告不认可!实际是88平米的杂地、空地,有南安市国土局《地籍调查表》和附图二份为据!

南安市政府2008年1月28日,发出[2008]23号《关于收回南安经济开发区扶茂工业园总体规划范围内省新镇西埔村黄卿铁等13宗个人的国有土地使用权的批复》下发后,13家认为政府侵害了他们的合法权益,委托北京律师提起行政诉状后,南安政府主动撤销了这一行政决定。

此后,于2008年6月12日,南安开发区、省新镇政府有关人员,打着拆迁非法建筑的名义,将原告的130平米的房屋全部毁光(其中就含88平米),物品全部抢光!

近三年来,省新镇政府、开发区等等部门相互推辞,不能进行合理的赔偿。导致原告全家人无家可归!

2010年3月18日向南安法院提起民事诉讼,法院认为:这是行政诉讼,民事诉讼不能立案;现在根据法院的裁定要求,以南安市国土资源局为被告,提起行政诉讼,请求人民法院依法裁决、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为盼!

   

    三、原告认为:本案是行政打击报复所致的侵权,原告所诉是事实,法庭应当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理由与主要事实:

2008年1月28日南安市政府,发出[2008]23号《关于收回南安经济开发区扶茂工业园总体规划范围内省新镇西埔村黄卿铁(111平米和88平米共两宗)等13宗个人的国有土地使用权的批复》下发后,13家认为政府侵害了他们的合法权益,委托律师向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状。

2008年6月10日被告于发出强制拆除原告房屋的通知后,12日则由被告的镇书记黄宝成、镇长带队,将原告的房屋全部毁掉,将家产和三部摩托车全部抢去。而原告的房屋均是有批建手续的合法财产,有两份建设用地使用证为凭。毁房原因:南安市政府偏听省新镇政府之非法用地之报告,收回原告13家土地使用权被原告诉至法院后,丢了面子,因而报复原告所为。

原告于1993年分别领取两份建房批文,面积一是111平米,二是88平米。新建筑和原旧房改建的一间,共130平米;开始动工,在洼地上填土动工,但因黄卿铁身体有病,经济困难,当时两个男孩子也小,经济收入少,后来儿子黄春茶长大成人,有了经济收入,直到2002年由父子共同努力,才完成土建基础建设,2006年最后完工。情在理中!

由此产生了2008年6月12日的行政打击报复行为。

2008年6月24日,南安政府又发(2008)177号《关于收回南政文2008第23号文件的批复》,主动撤销了收回13家土地的这一行政决定。由此证明:原告的用地是合法的!正因为被告错误的行政打击,导致原告全家人无家可归!

四、打击原告的背景资料:是非法征地被诉等等行政争议所致。

原告与被告之间的房屋拆除纠纷,实质上是与拆迁人“南安经济开发区扶茂工业园规划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南安市扶茂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及被告之间的一起非法征地非法拆迁西浦村22组全体村民水地、旱地、林地、宅基地、路道等土地一案的组成部分。

2008年3月19日村民们诉南安市省新镇政府不服征地一案后,及以后发生的黄和家、黄和鸽、黄衍会、黄衍欺分别诉南安市国土资源局(下称被告)“不服限期交出土地决定”一案,均是因为不服征地一案引发所致。强征22组村民的全部土地,没有经村民大会讨论,不合法;加之,这一主案未能依法裁判,次要案则全部歪判,在当今的法治社会中,尚属离谱之举.

证据有:南安法院(2010)南民初字第 687 号《民事判决书》确认:南安市扶茂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是南安政府2007年9月14日成立的专门出售土地的机构(见一审判决书第2页第29行起)。以拆迁名义低价收购民房后,高价出售牟暴利的公司。由此证明:被告实施征地拆迁的目的不合法,拆迁的主体资格均不合法。

且是在南安政府没收黄和鸽等13家土地使用权处于败诉之时,南安市人民政府主动撤销《收回13家土地使用权决定》。而原告及黄孕设的房屋及土地,也在其中。由此可知:原告的利益被损害,是有前因后果关系的。

众所周知:本案中原告不服被告非法征地起诉后,加之被告南安市政府非法收回13家行政行为败诉,对原告实施打击所致。

南安市政府不没收不收回原告的宅基地,撤销收回决定,证明原告建筑用地是合法的,不是被告答辩中所称的“两违建筑”!

五、被告方(含省新镇人民政府在前一案中的举证证据)在原一审的答辩及二审时交给法院转给上诉人黄卿铁的《答辩状》不是事实。理由有:

1、被告方在原一审辩称:原告自行拆除了88平米的房屋一词,在随卷证据中没有事实与证据证实是原告自己毁了88平米的房屋。

2、被告方辩称:2007年原告未经批准建房,2008年6月12日对其强制拆除一词,纯属于强词夺理。原告按政府批准的土地面积进行建筑,有土地使用证为据,何为“未经批准”?农民凭用地权证进行续建或修缮房屋,不需要再批准。

3、被告方辩称:原告被拆房屋是两违建筑,不存在恢复原状一词,没有道理。政府发的土地使用证都不承认的地方官,还谈公正二字么?必须赔偿!

另外,被告方辩称:物品存在村委会,原告随时可取一词,欺人之谈。被告何时通知原告到哪去取的?原告要得到么?

六、关于被告方所举几份证据,不能证明拆除原告有用地权证的房屋的行政行为合法。不认可被告编造的无效证据。

1、土地登记审批表、地籍调查表:不是事实。

其一,没有原告签字,原告没有在1970年申请建房;

其二、不符合证据规则,“调查员”“勘仗员”“签名”中,都没有签名。小章可以随便刻的,无法做笔迹形成时间的鉴定,不能作为证据使用。

2、省新镇政府所谓2007年第055号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原告不知道。不认可。

3、证明、工作说明、照片。原告不认可被告省新镇政府编造的这些东西。

4、行政执法委托书。原告不认可这一后补的行政证据。

5、证明、财物清点登记表。原告不认可,因为其中漏了很多物品。

6、福建省土地监察条例。对真实性认可,不认可其证明目的——原告的房屋是有批复认可的合法用地,不是土地违法之物!

至于被告方省新镇政府在原一审最后提交法院的一份“南委办【2007第28号】关于建立违法占地、违法建设责任追究制度的暂行规定”,原告认为:与本案无关。原告是有南安市政府[1993]土地字第14932030号《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颁发的用地权证的建筑物,不是违法建筑!被告省新政府私下搞了个2007年7月23日《通知》,在庭审前与原告人没有见过面!是无效的文件。

附:前一案诉省新镇政府时一审卷宗存入的下列证据,原告今天仍然坚持:

1、  被告方于2008年6月10日发出强制拆除原告房屋的通知1页

2、  2008年6月12日被告方的镇书记黄宝成、镇长带队,将原告的房屋全部毁掉,将家产和三部摩托车全部抢去。照片2页

3、  原告于1993年依法领取了新建房屋的[1993]土地字第14932030号《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确定由原告黄卿铁在西埔村22组新建房88平方米,

4、  原告土地使用证旧房)的用地使用证号码是:[1993]14932029,面积为111平米。

5、  南安市政府偏听省新镇政府之非法用地之报告,收回原告13家土地使用权文件发出[2008]23号文件6页

6、  南安政府(2008)177号撤销收回13家土地使用权文件2页

7、  原告物品全部抢光的原物清单2页。

8、  拆除前的原告房屋照片2张。

综上,代理律师认为:上诉人原告的诉讼请求合理合法,法庭应当支持!请依法裁判。

此致

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附:2010年9月5日北京法律专家对此案有关法律问题的《论证意见书》一份,供审议参考。

 

  评论这张
 
阅读(198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