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国祥律师的博客

网址:xuguoxianglawyer.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坚持江总书记提出的“以德治国”之政策,艰苦工作,努力维护法律和公理:为法官辩护是积德,遭打击是报应,为律师辩护是积德,为佛教代理是积德,为和谐,为中国第一起万人维权是积德,树律师代理之德。

网易考拉推荐

天柱山:为警官高军涉酒丢饭碗案见证是非[案例研讨]  

2011-09-24 06:53: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军涉酒案,媒体报道不少。但,今天在潜山县人民法院行政庭公开开庭审理,就桐城市公安局龙眠派出所有无查酒法定职权、所谓交警接管处理有无按法定程序对高军进行查处、桐城公安拒绝提供电子监控资料的责任及抽血测报告不按程序送达当事人是否生效等等,进行了法庭质证辩论。

桐城公安局意见:一是交警到场就是接受派出所的移交处理;二是测酒的行政执法行为没有进行到底,才没有送达给高军。

庭审质证:派出所没有移交给交警查处高军的任何手续,实际是派出所自己包揽了交警的工作职责。同时,高军对抽血后的情况一无所知。没有送达的检测报告,剥夺了当事人的异议及申述权,肯定是无效的行政行为。是违反了《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处理程序规定》第三十三、三十四条规定的行政行为。

由此可知:一个没有进行到底的测酒行为,就认定高军是酒后驾车,且被强制辞退,丢了饭碗!冤不冤?

到底谁是谁非?

天柱山作证:等候潜山县人民法院客观公正的裁判。

 

现附上律师代理意见书,供研讨。 

  

关于对桐城市公安局《答辩状》及提供的六组证据

综合代理意见书

 

潜山县人民法院行政庭:

 

      原告高军与代理律师(北京市问中律师事务所),根据法院转来的被告桐城市公安局提交给法庭的书面《答辩状》及六组证据,进行认真研讨,认为其提供给法庭的六组证据均不能支持其酒后驾车的结论,只要被告拿出2010年10月4日晚上十字路口的监控电子录相带,是谁驾驶的一目了然,双方无须再费口舌,此案真相大白;否则,证明被告故意隐匿此有利于原告的电子监控资料,只能认定被告涉诉的行政行为违法、无效,认定高军酒驾的证据不足。

本案中,行政机关提供的证据有特别制造伪证之嫌,失去了公信力,其证据并自相矛盾,不能作为有效证据来支持其被诉行政行为;同时也可以说明:其所提供的其他证据,均不可信。

例一:被告提供的第2组证据中的2010年10月4日22时22分至23时0分的陈某某记录的杨彬笔录一份;被告提供的第3组证据中的2010年10月4日22时48分至23时34分的陈某某记录的汪永国笔录一份。同一时段,陈某某警官相孙猴子一样,有分身术???否则,不可能在两处分别为两个当事人进行询问、笔录。明白人一看,便知被告为应付此案的诉讼在制造伪证。

例二:被告代理人丁某及数名警官均书面证明:一个穿白上衣的喝酒闹事人,被高军带上高军的汽车,放了;

而警方提供的证据中当事人余幸福在公安笔录第三页第11行至13行中证明:打他“就三个人,一个胖子,一个瘦子,还有一个我不知道是谁(是穿白衣服的),坐在我后边,都被带到派出所(龙眠派出所)了”。

例三:关于群众举报查处高军与警官自己先发现高军从汽车上摇摇晃晃下来的虚伪证据问题:

桐城市公安局盖公章的《答辩状》第二页第2行起:“出租车驾驶员汪永国等人指认高军:还有哪个穿黄衣服的,自称是警察的,酒气冲天的还在开车,你们为什么不查?”。说明:高军在汽车上。

而丁某及数名警官却证明:他们自己看到高军在汽车上摇摇晃晃的下来的。

在出事的当天,是黑夜,群殴打架,几个出警警官都被围在人群中间,周围有数十辆汽车,在处警的警官们,谁还能先看到外来的一辆汽车中摇摇晃晃下来一个高军?

而《答辩状》却又写道先是汪永国等人举报,后查到高军正在驾驶汽车???

明显作假。

例四:另一重要情节:被告将高军的黑色汽车,说成是蓝色汽车,在上报给安徽省和江苏省公安厅的材料中写明是蓝色!说明其办事不按规程,随心所欲。

例五:被告提供的第一组证据中,明确记载:高军离开龙眠派出所的时间是2010年10月5日上午11时。而记录上的时间是11时39分仍在做笔录。不符合证据规则的基本要求。

    例六:被告及所谓证人们,均承认当时在高军汽车上的有二人以上,被告如按事实和规程执法,应当调查他们。不但不调查他们,而对开汽车的人韩志刚多次写信说明是他开的汽车,不闻不问。

由此可见,被告为打击多管闲事的外省警官高军,公然不顾法律法规和脸面了。为了配合法庭全面查清此案情,特发表意见如下,供审议参考:

 

    第一部分  关于被告《答辩状》,认定原告是醉酒驾车及派出所移交给交警处理的论点,证据不足。

 

    其一、被告答辩状称:“在处置的过程中,高军驾驶苏-EJF659车经过现场并将车停在桐城市龙眠东路行车道上,严重影响了交通秩序。”——这一论点,证据不足。

    1、桐城市是实行现代化电子监控的城市,市区路道十字路口均有电子监控。2010年10月4日晚9点多钟,当时是因杨彬等五个乘打的车的人,与出租汽车驾驶员余幸福发生纠纷,出租公司调来几十辆汽车,造成路道堵塞,高军一行三人路过该路口,不能通过而下车劝解,何来个高军所乘之车影响了交通秩序?加之,发事地点,是在红绿灯电子监控的路口之西方路边,高军有没有驾驶汽车?电子监控资料调出来一查便知!何须找“证人”作证?何须与高军周旋至今?

    2、开车的不是高军,而是韩志刚。今天到了法庭门口,等待法庭传唤作证。另,此事律师走访后,又经安徽多家媒体的报纸记者调查,并发了报道!是众所周知的事实。

3、对高军的强制测酒过程中,没有交警参加,数月后冒出个交警朱世安?如果是他,应当有与高军在一起的照片或录相来证实,否则,欺骗谁?

如是交警来接受派出所移交处理高军,为何不以交警名义,给当事人高军做个笔录?

    4、桐城公安局的督察是高军投诉派出所违法办事才来的,何来交警?

    5、龙眠派出所的所谓执法,严重违法违规.

 

    其二、《交通警察道路执勤执法工作规范》本规范自2006年1月1日起实施及《关于公安机关办理醉酒驾驶机动车犯罪案件的指导意见》可鉴此案。

    (1)、《交通警察道路执勤执法工作规范》

    第一条 为了规范交通警察在道路上的执勤执法行为,保障道路交通安全畅通,维护交通参与者和交通警察的合法权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及其他有关规定,制定本规范。             

    第二条 交通警察在道路上执行维护交通秩序、纠正和处罚交通违法行为、处理交通事故、执行交通警卫任务、接受群众求助等任务,适用本规范。  

   第七条 交通警察在道路上执勤执法应当配备下列装备:   (一)交通警察应当配备多功能反光腰带、反光背心、警用文书包、手持台、警务通等装备,必要时可以配备枪支、警棍、手铐、警绳等武器和警械。   (二)执勤警车应当配备发光指挥棒、反光锥筒、警示灯、停车示意牌、警戒带、照相机(或摄像机)、酒精检测仪、测速仪、灭火器、急救箱、牵引绳、拦车破胎器等必备装备;根据需要还应当配备枪支、防弹衣、防弹头盔、简易破拆工具、防化服等装备。   

    第一节 交通事故现场处置

  第十四条 交通警察遇到适用简易程序处理的交通事故,应当负责维护事故现场秩序,做好现场调查、调解工作和相关记录,制作事故认定书,需要对交通违法行为人进行处罚的,应当制作当场处罚决定书,尽快清理现场,恢复交通;不需要进行处罚的,应当责成当事人立即撤离现场,恢复交通。

    第三十三条 交通警察在道路上执勤执法时发现机动车交通违法行为,应当指挥机动车驾驶人立即靠路边停车,查验驾驶人的驾驶证、行驶证、机动车牌照、检验合格标志、保险标志等合法证件以及交通违法信息。

  第三十四条 交通警察在查处交通违法行为时,应当严格执行法律、法规、规章规定的程序。

 

   第二节 查处酒后驾驶机动车违法行为

  第三十六条 查处机动车驾驶人酒后驾驶违法行为应当使用酒精检测仪、约束带、警绳等装备。

  第三十七条 查处机动车驾驶人酒后驾驶违法行为应当按照以下规定进行:   (一)发现有酒后驾驶嫌疑的车辆,应当及时指挥机动车驾驶人立即停车接受检查,并要求驾驶人出示驾驶证。  (二)对确认没有酒后驾驶行为的驾驶人,应当立即放行。   对确认有酒后驾驶嫌疑的驾驶人,要求其下车接受酒精检测。   (三)使用酒精测试仪对有酒后驾驶嫌疑的驾驶人进行测试,测试结束后,应当告知检测结果;受测人违反测试要求的,应当重新测试。  (四)测试结果确认为酒后驾驶的,应当依照《道路交通违法行为处理程序规定》对交通违法行为人进行处理;测试结果确认为非酒后驾驶的,应当立即放行。   处理结束后,禁止饮酒后的驾驶人继续驾驶车辆。  (五)测试结果显示为醉酒后驾驶或者受测人对测试结果有异议的,应当及时将受测人带至医院做血液检测,并通知其家属或者单位。   

    第三十八条 对醉酒的驾驶人应当带至指定地点,强制约束至酒醒后依法处理。

  《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处理程序规定》

第十条 交通警察查验机动车驾驶证时,应当询问驾驶人姓名、住址、出生年月并与驾驶证上记录的内容进行核对;对持证人的相貌与驾驶证上的照片进行核对。必要时,可以要求驾驶人出示居民身份证进行核对。

第三十三条 车辆驾驶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对其检验体内酒精、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麻醉药品含量:

  (一)对酒精呼气测试等方法测试的酒精含量结果有异议的;

  (二)涉嫌饮酒、醉酒驾驶车辆发生交通事故的;

  (三)涉嫌服用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麻醉药品后驾驶车辆的;

  (四)拒绝配合酒精呼气测试等方法测试的。

  对酒后行为失控或者拒绝配合检验的,可以使用约束带或者警绳等约束性警械。

  第三十四条 检验车辆驾驶人体内酒精、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麻醉药品含量的,应当按照下列程序实施:

  (一)由交通警察将当事人带到医疗机构进行抽血或者提取尿样;

  (二)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将抽取的血液或者提取的尿样及时送交有检验资格的机构进行检验,并将检验结果书面告知当事人。

 

 

     (2)《关于公安机关办理醉酒驾驶机动车犯罪案件的指导意见》条文:  

    一、进一步规范现场调查

  1、严格血样提取条件。交通民警要严格按照《交通警察道路执勤执法工作规范》的要求检查酒后驾驶机动车行为,检查中发现机动车驾驶人有酒后驾驶机动车嫌疑的,立即进行呼气酒精测试,对涉嫌醉酒驾驶机动车、当事人对呼气酒精测试结果有异议,或者拒绝配合呼气酒精测试等方法测试以及涉嫌饮酒后、醉酒驾驶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的,应当立即提取血样检验血液酒精含量。

  2、及时固定犯罪证据。对查获醉酒驾驶机动车嫌疑人的经过、呼气酒精测试和提取血样过程应当及时制作现场调查记录;有条件的,还应当通过拍照或者录音、录像等方式记录;现场有见证人的,应当及时收集证人证言。发现当事人涉嫌饮酒后或者醉酒驾驶机动车的,依法扣留机动车驾驶证,对当事人驾驶的机动车,需要作为证据的,可以依法扣押。

  4、改进执勤检查方式。交通民警在道路上检查酒后驾驶机动车时,应当采取有效措施科学组织疏导交通,根据车流量合理控制拦车数量。车流量较大时,应当采取减少检查车辆数量或者暂时停止拦截等方式,确保现场安全有序。要求驾驶人接受呼气酒精测试时,应当使用规范用语,严格按照工作规程操作,每测试一人更换一次新的吹嘴。当事人违反测试要求的,应当当场重新测试。

  二、进一步规范办案期限

  5、规范血样提取送检。交通民警对当事人血样提取过程应当全程监控,保证收集证据合法、有效。提取的血样要当场登记封装,并立即送县级以上公安机关检验鉴定机构或者经公安机关认可的其他具备资格的检验鉴定机构进行血液酒精含量检验。因特殊原因不能立即送检的,应当按照规范低温保存,经上级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负责人批准,可以在3日内送检。

    7、严格办案时限。要建立醉酒驾驶机动车案件快侦快办工作制度,加强内部办案协作,严格办案时限要求。为提高办案效率,对现场发现的饮酒后或者醉酒驾驶机动车的嫌疑人,尚未立刑事案件的,可以口头传唤其到指定地点接受调查;有条件的,对当事人可以现场调查询问;对犯罪嫌疑人采取强制措施的,应当及时进行讯问。对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应当在查获犯罪嫌疑人之日起7日内侦查终结案件并移送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情况特殊的,经县级公安机关负责人批准,可以适当延长办案时限。

    四、进一步规范安全防护措施

  13、配备执法装备。交通民警在道路上检查酒后驾驶机动车时,必须配齐呼气酒精含量检测仪、约束带、警绳、摄像机、照相机、执法记录仪、反光指挥棒、停车示意牌等装备。执勤车辆还应配备灭火器材、急救包等急救装备,根据需要可以配备简易破拆工具、拦车破胎器、测速仪等装备。

  14、完善查处程序。交通民警在道路上检查酒后驾驶机动车时,应当根据道路条件和交通状况,合理选择安全、不妨碍车辆通行的地点进行,检查工作要由2名以上交通民警进行。要保证民警人身安全,明确民警检查动作和查处规程,落实安全防护措施,防止发生民警受伤害案件。

 

    律师评论:综上,派出所与特警,均没有查处酒驾的法定职权,其查酒的行政行为违法,没有法律效力;被告采取补救措施,指派当时在办公室值班的交警到派出所协助测酒的行为,不代表交警接受派出所将高军移交到交警队进行处理;且没有符合上列法规规定的行政行为条件。高军是在人与汽车分离的前提下,被派出所进行强制测酒的,由此派生的一切证据,均不是直接证据,不能作为认定其被诉行政行为合法的依据。

    如确系桐城交警到场处理高军一事,依上列规定,必须持有摄相机照相机测酒设备等等,本案被告证据中一无所有。说明:被诉之行政行为无合法依据支撑,应当认定为证据不足。

  

    第二部分:解析被告提供的六组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可以看出,不能证实原告高军是酒后驾车。

    第1组:高军本人的笔录二份,相互矛盾。

    1、高军违心承认“醉驾”是上当受欺骗的——高军说:派出所(丁所长)说:都是警察,一家人,你承认醉驾,我们做个笔录就放你走。

    2010年10月5日10时42分:“车是我开的”。“当地警察用了催泪喷雾器,将我直接带到派出所。”“我现在认识到我错了”。——被打伤喷伤面部的警官,为了脱身,不这样做行么???

    2、高军在受骗签字后,感觉不对,请律师进行维权,没有过错。

    2010年10月5日下午2时42分:第二页第19行起:

    问:“晚上在哪吃的饭,有没有喝酒?”,

    高军答:“在姨夫家吃的饭,喝了酒。吃完了饭,我姨弟开车送我们去宾馆”;

    问:“你今晚你的车里,连你在内一共几个人?”,

    高军答:“总共三人”。

    问:“我们在现场看到你车上只有两个人并且是你是在醉酒驾驶车辆,你怎么讲?”,

    高军答:“你们是在处理纠纷还是在做其他工作,我没有驾车”。

    问:“我们现场执法警察和现场有许多围观者目击者目击了你醉酒驾车,你怎么讲?”,

    高军答:“看我驾车还是他们在处理纠纷的?”。

律师评论:采纳第一份,构成酒驾;采纳第二份,没有酒驾。另外,高军做了三份笔录,最先的第一份为何不出示?因为高军拒不承认酒驾。

作为被告举的两个目的不一的证据,原告承认其中没有酒驾的一份有效。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出事地点是在十字路口红绿灯远处,高军的汽车路过十字路口必有录相,过了十字路口汽车头朝背光处,任何人不可能看到是谁驾的汽车!只有过红绿灯是,电子监控知道!请法官到现场一看便明了!

  

    第2组:派出所处理的乘客与司机余幸福共五份证言(具有被告诱供之嫌)

    1、杨彬:2010年10月4日22时22分第三页第11行起:

    被告方派出所人问:有个江苏牌的车子你看到没有?

    答:是有辆桑塔纳车子,但没看到是谁开的车子。

    被告方派出所人问:有个高个子偏瘦的男子讲那辆车子是他的,你可听到了?

    答:没听到。

    律师评论:这种诱导式的问话,有违法规。纯属于故意陷害高军的行政行为。

 

    2、方金:2010年10月4日23时12分:第三页第11行起:

    问:当时共有几个人动手打了人?

    答:司机带了一帮人,大概有十几个人,搞不清有几个人动手了。

    问:你身上何处有伤?

    答:腰、背、屁股等处都在痛。

    问:有个江苏人开辆桑塔纳在场,你可看到了?可认识他?

    答:好象是路过的,我们不认识他。

        律师评论:这种诱导式的问话,有违法规。纯属于故意陷害高军的行政行为。

        3、余幸福(当天纠纷司机):2010年10月4日22时10分第4页第9行起:

    问:警察到了以后,你们怎么又打起来了?

    答:警察来了之后,在问情况的时候,穿白衣服的人就酒气冲天到我面前,说:我要把你搞死。

    律师评论:此证言没有涉及高军酒驾,从证言看结合其他证言,在现场的喝酒人不止高军一人。相反可以说明:现场的状况混乱,证人有误解误认。

    4、   徐和应   2010年10月4日23时19分:第三页第6行起:

    问:在你们打架的过程中,对方除了038号车的驾驶员参与打架外,可还有其他人参与打架了?

    答:后来来的驾驶员有好几个人参与了打架。

    律师评论:此证言没有涉及高军,与高军无关联性。

 

    5、徐上应:2010年10月4日22时16分:第二页第9行起

    问:今天晚上在老技校前发生打架是怎么回事,当时你可在?

    答:今天晚上我们家的几个亲属在我妈妈家吃完饭后,准备到市里面去玩玩,因为喝了酒就不能开车,于是我们一道打的、、、、、、桐城出租车拒载、、、、、、发生与司机打架;

    律师评论:此证言没有涉及高军酒驾,从证言看结合其他证言,在现场的喝酒人不止高军一人。相反可以说明:现场的状况混乱,证人有误解误认。

    上列五证人没有一个承认看到高军酒驾汽车!

 

    第3组:被告找的证人(被告编造的高军酒驾之凭证),均是与乘客一方有利害关系的出租汽车公司司机,前提是将高军认定为是闹事乘客一方同伙;证人且均在被告公安局的管辖之下的人员。肯定作出对高军不利的所谓“证言”。请详细看:

    1、黄晓斌(桐城出租车司机):2010年10月4日23时24分:第二页第3行起

    问:你今天来桐城市公安局龙眠派出所有什么事吗?

    答:我是为了2010年10月4日晚上9点多在上岛咖啡门口发生的打架的事情来的。

    问:谈谈当时情况。

    答:(第2页第13行起)看见一辆挂苏EJF659的普桑开在路中间,停下来,驾驶员摇摇晃晃的下车了。

    问:(第3页第10行起)苏EJF659的驾驶员到现场是怎么回事?

    答:苏EJF659的驾驶员与打人的那五个人认识,是来帮忙的,一开始将车子停在路中间,后来被特警大队强行开至好旁边,车子移走之后一直不让警察带打人的五个人到派出所去。

 

    2、汪永国(桐城天胜出租司机):2010年10月4日22时48分:第2页第12行起:“我过去移车子,等我走到来时看到一个穿白色上衣的与警察在 争吵,现场很混乱,这时国大方向开来一辆江苏牌照的车子(车号为EJF659),把车子停在现场边,就是在快车道上,车子上有两个人,司机是个瘦瘦的中年人,穿一件黄色休闲装”,后来派出所警员和110警察要他到派出所作证,,他拒绝,警察后来现场使用喷雾器,才将那几个人带上警车。

   

    3、毛帆(桐城天胜出租司机)2010年10月4日22时50分:第2页第3行起:

    问:你今天为什么来桐城市公安局龙眠派出所?

    就是今天晚上9点左右在盛唐广场路边发生打架事件,一个自称警察的人酒后驾车,阻碍警察执勤一事。今天晚上9点左右,我公司车皖HIT038司机与乘客发生纠纷,我们在电台听到后就赶过去,看见警察就把发生纠纷双方准备带走时一辆苏EJF659普桑轿车开过来,停在龙眠中路第二个车道,这个开车人就摇摇晃晃下车。

   

    4、关于毛帆的辨认笔录问题

    十个照片中,第4号就是高军。——这种把戏太天真了!你把照片上的人名告诉辨认者,让他签个字,能说明是当时的事实???

 

    5、余高阳(桐城出租车司机)2010年10月4日2时23分:第4页第6行起:后来110警察又来了一辆警车,本来把双方工作也做的差不多了,那知道又出来个自称警察的人,在现场搞来搞去,并且是酒后驾驶车辆,他在现场一直是和出警的警察纠缠的,并说出警的警察是在瞎搞,不负责任等等的,干扰现场的警察。

    后来出警的警察见人实在太多,劝离无效的情况下,在现场喷洒了不知道什么东西,很呛人,这样现场的人才散开,110警察也就顺势把人全部带到派出所去了。

    律师评论:黑夜并在微弱的灯光下数十辆汽车、上百人围观打群架的混乱场所,人们都在观看打架,各处的出租汽车纷纷开来堵击所谓打司机的凶手,警察都忙于劝架,有谁会关注一辆汽车中谁在驾驶?高军有没有开车?

    上列证人均是闹事乘客的对方,即出租司机,当时在对乘客极度气愤的前提下,所作的证言,肯定有偏向性,且都有共同权益。利害关系人一方作出的证言,不可偏信。这是司法原则。

 

    第4组证据被告方警官书证:(出警经过)

    1、丁某(副所长):2010年10月5日:第10行起:出租车驾驶员余幸福以超载为由拒载,杨斌等人对余幸福进行了殴打,在处置过程中,从国大方向开过来一辆苏EJF659桑塔纳轿车停在我前方二米处的快车道上,车子未熄火,一穿黄色上衣的中年男子从驾驶位摇摇晃晃走下车(后证实是高军)。我们果断地使用催泪器,强行驱散人群,将杨彬、高军等人带到派出所接受调查。

    2、姚某某(龙眠派出所民警):2010年10月5日  开过来一辆苏EJF659桑塔纳轿车停在我前方干米处的快车道上,车子未熄火,一穿黄色上衣的中年男子从驾驶位摇摇晃晃走下车(后证实是高军),副驾驶位上还坐着一个人未下车。

    3、陈某某(龙眠派出所民警)第1页第2行起:“当天晚上21时左右,我接市局110指令:上岛咖啡门口有出租车司机与人打架。我们到达现场后,发现有四五个人围住一名出租车司机,其中一人还揪住司机的衣服,旁边围观的数十人,还有几十辆出租车也停在五十米大道路边上。我们正在向双方当事人了解情况的时候,从东边(十字路电子监控口向西)开过来一辆深色小轿车,是江苏牌照这辆车停在道路中间,将五十米道北半边路面堵塞得严严实实。当时从车上驾驶室内下来一个中年男子(另一个坐在副驾驶位置上没有下车)。

    4、张某某(桐城公安局特警)2010年10月5日:2010年10月4日晚21时29分,到达现场后,现场十分混乱,警车无法进入,围观的群众及路上堵塞的车辆太多。当时一个瘦高个身高1米7多点,身穿黄色西装的中年人(事后得知他是高军),站出来不同意去派出所,要求现场解决问题。我起先以为他和当事人是一伙的。

    5、朱某某(桐城交警):2010年10月4日晚10时许,我在大队值班,接110指挥中心指令,为高军测酒。

    6、朱某(龙眠派出所副所长):2010年10月5日:2010年10月4日晚10时许,我到所里带高军测酒。

   律师评论:上列证人均是涉案被告方的警员,端着被告的碗,吃着被告的饭,不能不听被告的安排;并且所作的证言,与其职责、与法规规定的行政行为规范的要求相背,且是利害关系人一方作出的证言,不可偏信。这也是司法原则。

    本案中,只有当时的照片、录相、录音、电子监控等等影视资料,无法做假,可以确定高军是否是酒后驾车;其他的文字材料、证言均难以证实当时的真正事实,不具备说服力。

 

   第5组证据:血样测酒登记表、检测报告各一份

   1、桐城市医院一张白头纸张上,记载着高军名字,高军不认可其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高军对此证据一无所知,与高军无关;

   2、安庆信立司法医学鉴定所检测报告,高军对此证据一无所知,不认可。

   3、照片,证明高军在现场,但不能证明高军在驾车、在测酒、在安庆司法鉴定所接受鉴定。

   4、测酒移送,必须符合法规规定,否则,就是违法行为。

    被告派出所对原告所作的强制抽血测酒的行政行为,不符合《关于公安机关办理醉酒驾驶机动车犯罪案件的指导意见》下列规定条件:“1、严格血样提取条件。交通民警要严格按照《交通警察道路执勤执法工作规范》的要求检查酒后驾驶机动车行为,检查中发现机动车驾驶人有酒后驾驶机动车嫌疑的,立即进行呼气酒精测试,对涉嫌醉酒驾驶机动车、当事人对呼气酒精测试结果有异议,或者拒绝配合呼气酒精测试等方法测试以及涉嫌饮酒后、醉酒驾驶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的,应当立即提取血样检验血液酒精含量。2、及时固定犯罪证据。对查获醉酒驾驶机动车嫌疑人的经过、呼气酒精测试和提取血样过程应当及时制作现场调查记录;有条件的,还应当通过拍照或者录音、录像等方式记录;现场有见证人的,应当及时收集证人证言。发现当事人涉嫌饮酒后或者醉酒驾驶机动车的,依法扣留机动车驾驶证,对当事人驾驶的机动车,需要作为证据的,可以依法扣押。”。是无效行为。

    同时,也没有对原告的血样进行封存,因此,被告的第5组证据,无效。

   律师评论:上列书证,无一有高军签字,也无影相资料佐证,不能认定就是高军的血尿检测结果,不可信。

 

   第6组证据:太仓公安局介绍信及收到龙眠派出所关于高军涉酒材料。

    1、介绍信:不证明高军酒驾。

    2、材料收条:证明收到被告交的部分文字材料,但不足以证明高军酒驾的事实。

    律师评论:这些证据中,均无高军在驾驶室手持方向盘的照片、录相、录音、影视资料,不足以证明高军是酒后驾车。

 

    综上,高军与代理律师都认为:被告对原告高军强制测酒的行政行为,没有具备法定条件的法律依据;认定高军酒后驾车的证据不足。

    行政行为必须有法定职权且符合法定条件、法定规范,否则就是违法无效的行政行为。据此,法院应当判定被告行政行为违法。

 

此致

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人民法院

 

原告:高军

    代理律师:徐国祥

2011年9月23日

  评论这张
 
阅读(1451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