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国祥律师的博客

网址:xuguoxianglawyer.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坚持江总书记提出的“以德治国”之政策,艰苦工作,努力维护法律和公理:为法官辩护是积德,遭打击是报应,为律师辩护是积德,为佛教代理是积德,为和谐,为中国第一起万人维权是积德,树律师代理之德。

网易考拉推荐

徐国祥关于朱勤昌为父买地修墓46000元支付的谜底揭幕之二  

2016-11-21 08:44: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徐国祥关于朱勤昌为父买地修墓46000元支付的谜底揭幕之二

(2015)太刑二初字第00340号《刑事判决书》将朱勤昌与游月清之间的民事加工承揽合同加工费并且早在2015年11月举报人举报之前数年已经结清的46000元认定为“受贿”。

庭审质证表明:

朱勤昌花5000元买了南广息园周勤辉经营的墓地一块,公平买卖。

朱勤昌经周勤辉介绍,由上海荣泰公司游月清以46000元墓地建造费价格,为朱勤昌父亲修建。此款已在2012年付清。

一审认定是2015年上半年游月清开的收据、下半年付的钱,与纪委调查的46000元收据早已在纪委2014年12月份出示并由纪委复印在卷的事实不符合,且对收据进行司法鉴定,不能证明公诉人指控的形成于2015年上半年的事实;不能推翻此款早在2015年11月份举报人举报之前早已还清的事实。

《追加起诉决定书》称:“被告人朱勤昌利用担任太仓市城厢镇副镇长、太仓市科教新城管委会副主任的职务便利,为太仓市南广息园谋取利益,该墓园法定代表人周勤辉于2010年9月份,在朱勤昌私人购买该墓园墓地的过程中,少收墓地建造款人民币46000元。”——此款在所谓举报人举报之前早已结清,且是民事法律关系,与刑事犯罪扯不上边的事。

委托加工方:朱勤昌;承揽方:游月清;中介人:周勤辉。

付款时间:46000元在太仓市人民检察院知悉的2015年11月24日10时之前的2014年12月15日,即纪委第一次找朱勤昌谈话时,朱勤昌已经出示过,纪委有记录和收据复印件在纪委。辩护人2016年9月27日取了此证。

由此说明:一审认定朱勤昌在2015年上半年找周勤辉找游月清开了收据,下半年才付了此款,是在司法机关调查期间补了款,可以认定为“受贿”,这一认定不符合事实,不能成立。

证人在结算时间上记忆不清、前后表述不一,时间节点存在矛盾,不能作定案依据。

其一、举报人XXX举报时间:2015年11月24日10时。内容:“有件事我要补充一下,几年前朱勤昌父亲去世,朱勤昌在南广息园墓地仅花了五千元就帮他父亲买到一个高档墓穴,该高档墓穴实际价格要几万元,具体的价格你们可以去查。”

其二、游月清(上海荣泰石材工艺品有限公司董事长)。检察院2015年12月7日11时的《询问笔录》P2第12行起记载:“我是通过南广息园的老板周勤辉认识朱勤昌的,朱勤昌父亲墓穴的石碑就是我们公司制作的,当时是经周勤辉介绍来的。当时的价格是46000多元,我就把零头给去掉了,直接报价给朱勤昌46000元整。我记得好象是在2012年,具体时间我记不清楚了。墓穴做好以后朱勤昌就直接用现金付了款,朱勤昌付款的时候周勤辉当时也在场。”——辩护人查看了朱勤昌手中保留的付款收据,符合。

P3第8行起:“进行法律政策教育。答:沉默。那我实事求是地讲一下,也就是在今年,大概在两、三个月前,天还热的时候,周勤辉找到我们公司,当面把46000元给了我。周勤辉把钱给我的时候跟我说朱勤昌出事了,当初朱勤昌父亲墓穴石材的钱现在不能不给,并交待我说这钱是朱勤昌给的。具体这笔钱是周勤辉的还是朱勤昌的我就不清楚了。”——此言与付款事实及证据上的时间均不符。

检察院2015年12月8日《询问笔录》P3第14行起记载:“问:为什么你不向朱勤昌要钱,而是要向周勤辉要钱?答:就是周勤辉想拍朱勤昌马屁,我又不要去巴结朱勤昌的。”——这是事实。证明当事人无行贿之意思!

P4记载:“周勤辉到我们公司,说朱勤昌出事情了,把朱勤昌父亲墓穴修建的费用转交给我,共计46000元,并让我开一张收据给他,周勤辉还要求我把收据时间写成2012年。我当时还是很奇怪,为什么要把时间写成2012年?周勤辉说把时间往前写写,就说这钱早就付过了,主要是怕人检举。”——无事实根据、与收据形成的时间不一致。

检察院2015年12月10《询问笔录》P2第15行起记载:“收据的存根你还有保存吗?答:因为当时我临时找了一本收据开具的,后来我就找不到了。”——可能。但,朱勤昌手中保留的可以证实此款付清了。不是受贿。

其三、周勤辉:检察院2015年12月8日10时《询问笔录》P2第21行起记载:“2010年左右,我只收了朱勤昌5000元的墓地费用,因为修建墓穴还需用石材,我就将朱勤昌介绍给了上海荣泰石材工艺品有限公司的游月清,修建墓穴所用的相关石材费用是46000元,是由他们自己结算的。”——这是事实。

P3第4行起:“法律政策教育。答:那我实事求是说吧,今年朱勤昌被你们司法机关查处之后又放出来,有一天周六或是周日,朱勤昌到我办公室来找我,给了我46000元现金,说这是修墓葬的钱,朱勤昌还交待我说如果司法机关找到我,就说这笔钱是他在墓穴修好当时就直接交给游月清的,并且要我说他付钱时我也在场。”——不符合事实。

文章之三,待续。

P3第17行起:“我记得在2015年上半年朱勤昌在送46000元钱给我之前,曾要求我给他开收条,于是我就找游月清开了一张收据,时间写成2012年。”——不符合事实。

说一千道一万,举报人是在朱勤昌按民事欠款结算之后数年之久,太仓市人民检察院才接到举报;检察院在民事结算完毕后,追加其已经给付完了的墓地建造款为受贿——与法无据;一审认定此款为朱勤昌受贿,更无法律依据。

 

  评论这张
 
阅读(14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